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晓然原创

精神分析与精神病学

发布时间:2013-8-6 浏览次数:1311

洛伊德曾在他的课上曾引用这么一个例子来阐述精神分析与精神病学的关系:

有一位年轻的军官,请短假回家,要弗洛伊德去治疗他的岳母。这个老太太,论家庭的环境原很幸福,但因有一种无聊的观念,使她自己和家里人都很苦恼。老太太年纪五十三岁,体格健全,性情也很和善诚实。其病状如下:她的婚姻非常幸福,丈夫对她恩爱备至,不能尽述,他们自从恋爱结婚以来已有三十年,从来没有口角,或一分钟的嫉妒。她有一个女仆,很受她的信任。还有一个女子,出身虽和这年轻的女仆不相上下,但是在生活上较为幸运。她曾受过一种商业的训练,进工厂内服务,因为男职员服兵役去了,她便升任待遇较优厚的职务。她住在工厂里,所有男职员都和她认识,并且称她为女士。因此,那失意的女仆对她非常厌恶,只等有机会,便准备加以种种可能的罪状。有一天,那位老太太和女仆正在评论一个来访的老先生。据说他没有和妻子同居,却养了一个姘妇。那老太太说,他的妻子怎么不知道呢?忽然又继续说:我要是听说我的丈夫也养有姘妇,那简直是太可怕了。第二天,她便接到一封匿名信,字迹是伪造的,信内告诉的正是她最怕的事。她断定——或许是对的——此信是不怀好意的女仆的手迹,因为信内所说的自己丈夫姘识的女人就是那女仆所痛恨的女人。那老太太虽立知其诈而不信,然终于因此信而得病。她深受刺激,立即把她的丈夫喊来大加责备。她的丈夫大笑,否认此事,而且对付得很好。他把家庭医生(也是工厂里的医生)请来诊视,尽力安慰他的妻子。他们的第二件事也很合理。被辞退的是女仆,而不是那假定的姘妇。自此以后,那老太太自以为已经一再考虑了这件事,对于信的内容已不再相信:但仍不免一触即发。只要听见那少妇的姓名,或在路上遇见那少妇,就会引起怀疑、忧虑和怨骂。

一个精神病学者做出这样的诊断:第一,患者明白这种妒忌是毫无根据的,然而她仍然好象真有其事而深感痛苦。这种不合逻辑和现实的观念,通称妄想。老太太属于妒忌妄想。其起源多为遗传。

这句话固然耐人寻味,然而这就是她得病的唯一原因吗?精神病学者对于这种病不知道如何才能作进一步的解释。

然而精神分析却能进一步分析:第一,那老太太的妄想的根据,即匿名信,本是由她自己召来的,正是她首先使女仆起了寄信的恶念。所以那老太太的妄想并不因有匿名信而存在;妄想先发于心而成一种惧怕——或成一种愿望。除此之外,她对于那催她来诊断的女婿有一种迷恋。这种迷恋,在她是一无所知的,或者所知也很有限;因为是母婿之间的关系,所以她的迷恋易被藏匿而表现为无害的慈爱。这种迷恋,自然不能侵入她的意识的心灵之内;但它仍存在着,潜意识地予老太太以一种沉重的压力。压力既已产生,便不得不寻求解除;而最简单的解除法就是依靠造成忌妒的移置作用的机制。幻想丈夫的不忠实乃是对自己的痛苦伤痕的一副安慰剂。

其实,精神病学与精神分析的关系约略类似于组织学与解剖学;一个研究器官的表面形态,一个研究器官的构造,如组织和其他构成的元素。这两种研究互为终始,很不容易看出二者的分野有任何矛盾。你们要知道解剖学现在是医学研究的基础;但在从前,社会也曾严禁医学家解剖尸体以研究身体内部的构造,正好像现在社会咒骂我们实施精神分析以研究人类心理内部的历程。也许不久有一天我们将知道,精神病学如果没有关于精神生活的潜意识历程的知识,就不能算是有科学的基础。然而,精神分析对于妄想也只能做初步的分析,不能彻底治疗。精神分析尽管不能治疗妄想及其他神经病和精神病,然而也不失为科学研究的一种不可缺少的工具。就大多数的神经病来说,精分的知识确已产生治疗的能力;而且这些病原本就是不易治疗的,但在某种情形之下,精分的技术所收获的结果,在医术上可算首屈一指了。

作者 方圆 -------晓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www.xr169.com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025-84499216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扫一扫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