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儿童与青少年

咨询的断掉:一种攻击性的表达

发布时间:2017-12-20 浏览次数:478

督导中经常遇到沙盘治疗中常见的一个问题:满8次或者10次咨询的时候,父亲或母亲单方面宣布结束咨询,理由通常高度一致:没什么起色!

前来咨询的未成年人,往往带有学业或者某些情绪方面的问题,表现不一,程度也不一。而被学校介绍到咨询师处的,或许更是有些麻烦。可不是吗?好好儿的没事儿谁往咨询中心跑呀?

于是,来的都是客,都是父母亲解决起来困难或者无计可施的问题,一起堆到了咨询师面前。送来前,也难说给孩子商量过,更甭提是孩子主动要求的,但通常能来的不仅是要咨询师帮忙,而且要“速效”:

1、改善情绪问题

往往有些家长会直接讲是孩子的情绪很难控制,动不动就发火,动不动就摔东西,一过问学习或者一不开心就发火。弄得家里没辙了,说是心理病,得治,于是先听完咨询师的介绍——有的不一定听进去了,但听的样子还是蛮认真的。临了,问一句:“我们家孩子这情况得咨询多少次?”

这不是一个多少次的问题,是一个可以为孩子承担多少的问题,是孩子可以享受父母亲持续支付的爱的问题。问这话的父母心里往往会有个预期,那就是自己还需要承受多久的煎熬。

还有些父母问这话的目的是想借机了解咨询师的功力,在你(咨询师)手里我家的孩子多长时间能治好?先在你这里做着,还得寻思哪里有高效的偏方儿。

当然,也有父母问这话纯粹就是为了一个“落听”,就是要一个来自治疗师或者咨询师的底限,看看自己家的孩子到底是个什么程度,一旦知道,心里也就有了底,很知道配合。碰上这样的父母,孩子还是蛮有福的。

2改善学业问题

这个问题更加棘手,因为学业出现问题往往与智力、情绪、关系、教学水平多种因素相关,哪里是一方面可以简单化解的呢?但父母着急呀,学校的学习进度天天比着呢,人家的孩子天天在进步,自家的孩子天天去做咨询,这个反差实在是考验父母的容忍度。

所以,无论怎么讲,家长都很容易暗含一个赶紧治好快去上学的期待,而这个期待无疑会寄托在咨询师身上,尤其是沙盘游戏咨询师身上。为啥?因为有些家长认为沙盘是调整情绪的,一玩儿沙盘,情绪一调整,就能够很快回学校了。

带着这些期待进入到咨询室,或者做绘画,或者做沙盘,或者谈话,都会涉及一个如何面对家长的这些期待问题,满足不了,或者不能正确处理的话,后果会很严重:中断咨询,实质上是向咨询师表达不满是抛弃掉这个“无能”的咨询师,把家长对自己的无能感投射到咨询师身上,重复他们生活里无数次上演的抛弃与惩罚的游戏。

这种情况的断掉非常考验咨询师的功力与对沮丧、挫败的容受力,因为开始不讲清楚咨询是个什么东西,是很容易让父母“满情期待”的,更何况有些咨询师学了许多理论、技能多想接到个案呀,哪里舍得直接灭掉家长对咨询师的理想化投射呢?

但是,为了来访者的尊严与长久利益,咨询的一开始就需要明确设置,先让父母放下期待,给孩子和咨询师一些工作的时间和空间,需要向家长做一些常识性的介绍或教育。

首先,要看到家长送孩子来做心理咨询,可见到对孩子心理健康的关注,是“有爱”的家长。如此,肯定家长的做法是对的,是好的,是能够让孩子体验到爱的。

其次,给家长一个小的控制权,也就是不能够完全隔离父母对孩子的监控,他们是孩子的监护人,想了解咨询进程的内容是可以理解的,但需要一个基本的设置。如下内容可供参考:

1

给孩子一个和咨询师单独相处的空间,这是孩子可以把不愿意讲给父母的话讲出来的一个方式,也是孩子独立成长必需的一个过程,孩子必须学会独立与父母之外的人相处,才能提高孩子全方位的发展,也才能够提高孩子的承担力。

2

接受孩子拥有自己的“智囊”圈或者新靠山,让孩子接受有心理背景的咨询师的陪伴,要比没有心理背景的人更容易被理解,更容易学会沟通,也更容易学会自我反省。

3

孩子问题的形成有其自身个性或性格的原因,也有与家庭教育、与父母相处方式的关系问题,是一个日积月累的结果,形成今天的结果是累积了多年的恩怨,解决起来也是需要时间的。就好像要形成一个新的习惯很容易,但难的是改掉旧习惯,所以需要时间。

4

孩子所携带的问题,一定有主要问题,也有次要问题。这需要根据孩子的具体情况来决定先解决哪个,需要制定出一个次序。但根本的次序是先让孩子自己恢复内在的平衡,有能力讨论或处理与父母的关系或学业的问题的时候,再来确定处理问题的先后顺序才是合适的。

5

所有问题的存在基础,往往是自尊的问题,是一个被尊重与否的问题,也是孩子有没有自主权的问题。

在少年时代,适度的被有经验的控制和管理可能有利于成长,但管理或控制过度,往往就会形成对抗或断层。对抗,会引起学习下降、注意力不集中、情绪不稳定,身体出状况等;断层,会加剧矛盾冲突,甚至出现失学、离家等现象。所以,第一位的,是先稳定,先让孩子感受到被尊重。这方面,咨询师受过专门的训练,更容易与孩子建立关系;另外,咨询师不是与孩子问题关系中的当事人,所以一般也不会被卷进去,相对客观。

6

建立的关系要经得住考验,孩子们跟咨询师建立的关系有时候会经过几次考验:比如,不太被父母关注的孩子有可能会想:“父母都不重视我,你怎么可能对我好?”于是就会出些难题激惹咨询师,故意犯些“小错误”挑战咨询师。被控制过多的孩子或有暴力伤害的孩子很难相信一个人,咨询师需要在长期不断地被怀疑、被敌视、被攻击的情境下开展工作。也有些父母在争夺对孩子的控制权时,会把这种争夺的游戏转移到咨询师身上来,他们担心咨询师对孩子太好会使得孩子“更不听自己的话”更难管,于是就断然终止咨询关系

7

父母也需要被理解,如孩子一般,他们也需要得到支持。

咨询师在支持到孩子的时候,还是需要阶段性的鼓励和支持到父母。比如,咨询开始要达成以上问题的一致,咨询进行4、5次的时候要通报一次对孩子带来问题的评估,这个评估尽可能全家都在场,创造一家人一起讨论、解决问题的氛围的示范。与父母分工合作,咨询师可以做哪些,需要明确和父母讲;父母需要和孩子做哪些,也需要更加的明确;孩子跟父母之间也有必要重新讨论并建立一种新的秩序的关系模式。如此,都会感觉在“控制”之中,相对都有照顾到,这个咨询的关系就有可能会稳定一些。因为,所有孩子的问题,全部是家庭的问题。所以,咨询孩子的问题,其实做的家庭的咨询,需要照顾到家庭的每一位成员。

8

有关沙盘游戏咨询照片的问题,那既是一个见证,也是一个“罪证”。说它是见证,是因为它记录了孩子与咨询师工作的阶段性成果,记录了一段关系的进展,记录了一些浓缩的记忆。这个过程,会在孩子心里慢慢发酵,渐渐生根,最终成为孩子生长的养分。

说它是“罪证”,是因为有些人会断章取义,会投射过多自己的看法或想法,与咨询现场失实或失真,但会被某些人利用,进而破坏原本建立的咨询关系。

好的建议是把它作为一个基本的设置,例如咨询结束后一年或半年——那是一个从咨询的无意识情境回到生活与工作的现实关系中的过程,现实功能越好,对咨询过程的分析与情况的认识越清醒。而且咨询结束经过一年半载之后,咨询的作用开始比较清晰地显现出来,来访者沉淀沉淀之后,会理出一个头绪,那将是一个新的进步和起点。



如果您还有其他疑问,可以随时咨询晓然的在线心理咨询师或是直接与我们的心理咨询师面对面的交流和沟通。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微信公众账号:njxlzx(朋友们-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公众账号-输入“南京心理咨询”)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www.xr169.com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025-84499216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扫一扫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