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婚姻与情感

亲密关系里的情感隔离、情感虐待来自何处?

发布时间:2017-12-29 浏览次数:450

在我们的成长环境中,对我们影响最大的毫无疑问是我们的父母。我们经常会看到,如果孩子有问题的话,你甚至可以看到父母的问题会更严重。你如果是做青少年工作或者大学生工作的,就会有非常清晰和强烈的体验,大概十个出现严重心理问题的同学,后面至少九个半的父母都有明显的心理问题。如果有机会去探索一下这些父母的成长经历和环境的话,那么我们大概会发现,父母本身也经历了严重的家庭环境问题,他的创伤,可能要追溯到他的原生家庭,也就是来访者的爷爷奶奶这一辈。


一些创伤性的经历需要放到一个时代的背景下,才会理解得更全面和透彻。比如从中国人的角度来说,远至鸦片战争到现在,这一百五、六十年的历史中,就是各种内战和被入侵的经历,还有像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创伤,都在影响着每一个中国人。


2015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阿列克谢耶维奇说过一句话:没有记忆的人只能产生恶。小到一个家庭大到一个国家,大概都受到国家和民族或家庭所经历的创伤事件的影响。这些影响又彼此作用,再影响到生活在环境中的每个人。比如已经破获的白银市连环杀人案,有一个非常悲伤的故事,就是第一个女性受害者小白鞋,在她遇害之后,她的父母离异,她的哥哥、弟弟自杀,她的母亲和她的嫂子至死都不说话……,这些创伤影响了整个家庭的所有人。


创伤是由人构成的,而人又在承载和传递这样的一些经历。比如说一个人是战争的幸存者,他有严重的PTSD或者人格改变,那显然就会影响到他对子女的养育,因为他是这个孩子的环境。


我还注意到我这一代人,70后,父母亲基本上都是30、40年代出生的。我们这一代人的父母基本上对自己的孩子都比较爱批评,如果用创伤的词来讲,就是“情感虐待”,所以才会有所谓“父母皆祸害”的讨论群。似乎整个一代人的思维模式都有这种批评性。


这就是代际传承。它是指创伤事件的影响在家庭内部不同的世代当中至上而下传承。


广义的创伤不具有特定时代的背景,比如说暴力攻击行为、抑郁的行为、反社会的行为、虐待、犯罪、吸毒等。但如果把创伤限定在特定的创伤性事件当中,特别是集体性的创伤事件,比如说大屠杀、战争、恐怖事件,这样的创伤通过一代一代地传承,就是创伤的代际传承。


创伤传承的内容有很多方面。主要一个是症状的传承,它包括认知、情感和人际功能。认知方面主要是对灾难的预期、对灾难重演的恐惧,死亡的清晰感和灾难经验;在认知功能上,主要是记忆受损,认知偏差,会有刻板和负面的认知,防御性行为包括紊乱的情感,比如焦虑;在情感层面上,可能是关于生存和毁灭的焦虑,被迫害、被伤害的梦魇,与丧失、哀悼有关的心境。


还有很多,对于未解决的冲突的愧疚和愤怒。很多战争幸存者,会有幸存者内疚,在人际关系方面,会体现为过度地重视家庭的依恋关系,夸大亲密关系和解决人际冲突的困难。


从个体的层面上来讲,创伤的传承是家庭身份的传承,在中国文化下面可能会表现为自我界限的缺失、自我的模糊,个体缺乏独立的身份认同或者说是一种多重的身份的分裂。


 1 

我们重复着过去父母的那种糟糕经历

 

有严重的家庭暴力的个案,父母如果有对自己孩子的身体虐待的话,通常都要去看看父母自己的成长经历。


我曾经有个来访者,一个小姑娘,非常的阳光、开朗、活泼,能歌善舞,但是当她把这一面表现给我的时候,我清晰地看到她的内心当中压抑隔离的创伤体验。我问她,我看到你的阳光后面是有阴影的,这孩子一下子哭了出来,她告诉我父母是怎样在躯体上去攻击和虐待她。我就把她的父母请到咨询室来,她的父亲告诉我说,其实他对自己伤害女儿的行为感到非常的后悔,但就是克制不住。


这个四十多岁、靠近五十岁年纪的中年男子痛哭着说自己小的时候,父亲打他的方式是农村用的铁锹。当他意识到自己小的时候有多痛恨自己的父母,现在女儿就有多恨自己的时候,他幡然悔悟,开始有了控制自己行为的动机。


我们为什么会去重复过去父母那种糟糕的经历或者模式?是因为我们只从他们那儿学到了这样的方式,我们没有学到更好的处理亲密关系的方式,所以问题就在原生家庭当中不断地重演出来。

 

 2 

最严重的创伤是我根本就不在意你

 

再说一个例子。我曾经做过危机干预的个案,来访者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抑郁症患者,经过长期的药物治疗都没有什么成效。她有非常显著的人格特点,追求完美,做事情非常认真,对自己要求很高,但总对自己很失望。她绝望到要准备实施自杀。在我们把她救下来以后,因为她的这种心理,我需要去了解她的整个家庭背景,就邀请她父母亲来到学校。


我发现来访者和她的父母非常相似,尤其跟她的母亲的行为非常相似。她母亲是非常优秀的一个人,事业上非常成功,也非常爱自己的孩子。但同时,她对自己的孩子也过度控制和有否定、贬低的倾向。我记得,当我和她母亲谈到说“你觉得女儿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时,她说,“我知道我的女儿什么都不行,她没有什么优点,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我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很好,但是我女儿真的是不行。”


听到这儿,我是非常惊讶的,因为我的这个来访者,学业上非常优秀,是以全省前几名考进的大学,在大学表现也非常出色,但是她母亲对她是完全的否定,这种否定并不是那种讨厌和不喜欢,而是非常爱她,她是我世界里的最重要的人,但她就是不行……她对自己孩子的否定和贬低到了一种脱离现实的程度。我也注意到,她母亲也表现出非常强的自我肯定、自恋的色彩,也到了病理程度。


所以我就可以去理解我的来访者之所有出现严重的抑郁倾向,是跟她不断在她的环境中受到母亲的否定和贬低有关的。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上最该肯定你、喜欢你、爱你的人,却对你持有一个完全的、甚至于人格上的否定状态,这对自我来说肯定是严重的伤害。


一个矛盾的事实是,来访者的母亲确实非常爱自己的孩子,也愿意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帮助自己的孩子。但当我对来访者的母亲做了更多了解之后发现,她自己实际上经历过非常严重的童年期的创伤,创伤的根源来自于她的父母亲,尤其是她的父亲对她的忽视。


有时候,说你不行,还不是最严重的创伤。最严重的创伤是我根本就不在意你,在我的眼里、在我的生活中根本就没有你。这一点,如果是跟我没有关系的人可能不重要,但如果是我们的至亲之人……我的来访者的母亲曾经历过一些危及生命的事件,在整个童年期,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得到父母亲基本的关注和帮助,所以她既有依恋问题又有创伤问题,这是铸成她强烈的自恋人格的基础,而她的自恋人格又是导致她女儿抑郁人格的基础。


来访者的母亲的父母们,又是什么状况?他们经历了解放后的历次政治运动,在政治运动当中有被迫害或者严重攻击的倾向,所以才发展出他们对孩子的情感隔离。如果我们去写一个家庭心理传记,从简单的家谱图到复杂的心理传记的话,可以看到一代人对一代人的这种影响,最后可能在来访者身上集中地爆发出来。追溯过去,去解决她父母一代、甚至爷爷奶奶一代的一些负面影响,那才有可能彻底地治愈。



 3 

创伤在三代人身上的影响


再来看看国外的一些研究吧。有一个德国的研究者,纵向讨论了大屠杀在三代人身上不同的症状和影响。他指出,每一代人都有特定的特点,比如说第一代的创伤者,创伤事件的亲身经历者,主要特点是出现PTSD,出现睡眠障碍和解离的症状,会以一种失语或者记忆损伤的方式来防御自己的创伤经历。对他们来说,创伤是一个长期的情感、生理、社交方面的损害。


第二代创伤的继承者来讲,他们对PTSD的易感性会更高,特别是当他们自己的父母有PTSD的时候,他们应对创伤的影响方式可能会更加复杂。比如说,他一方面为了保护父母不再受到更多伤害,要压抑自己的愤怒,要去忍受来自于父母的幸存者的内疚,甚至要去照顾和补偿自己的父母——补偿父母因为自身受损而未能满足的不现实期望;另一方面,因为他父母经历的生死,可能会对孩子有过度的保护,会使二代受创伤者不能够、无法有效地独立。


在这样的研究语境当中,第二代的创伤者可能还需要去应对移民带来的压力,适应新的环境,帮助父母适应新的环境,要成为父母的父母、父母的照料者,所以创伤对他们更多的意味可能不仅是PTSD,而是要背负沉重的压力,承担整个家族的期望。


但是到了第三代以后,创伤对第三代人还会有更重要的意义:第三代人一般可能是跟早期创伤的第一代人还会有现实接触,他们这一代还会直接受到爷爷奶奶的影响。第三代创伤者的形式又不一样,他们会把祖辈的创伤经历视为宝贵的遗产和力量的源泉,会把祖辈视为英雄而非仅仅是创伤的受害者,他们对祖辈能够幸存下来的能力感到敬畏。


他们的显著特征是对灾难的制造者以及否认灾难发生的愤怒,他们会承担起这种历史责任,有防止类似创伤事件重演的使命感。



 4 

当发现受难的意义时,受难就不再是受难

 

维克多·弗兰克是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他的家人经过了纳粹的大屠杀,他是很少的幸存者之一,他提出的意义理论认为,人主要关心的并不是获得快乐或者避免痛苦,而是要去了解生命的意义、明白为什么而活。他亲身经历纳粹集中营的磨难以后认为,生命的意义因人而异,因事而异。


个人不能寻求抽象的生命意义,每个人都有独特的使命要去实现,能够负责任是人类存在最主要的本质,这种意义来自于创造性的工作,通过某种经历和感受或者与某人相遇、相爱,或者通过不可避免的苦难,对不可避免苦难的积极的态度来找到意义感。


当一个人面临无可改变的厄运、创造性的价值体验都难以实现的时候,他就有了一个机会去实现最深入的意义和价值感,所以,伟大的作品往往都是经历了严重创伤之后的人才能够写的出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发现一种受难的意义的时候,受难就不再是受难。我们可以更多地看到把关注点放在未来和对意义的追寻上面,看到代际传承可能的积极作用。




 

如果您有任何困扰,可以随时咨询晓然的在线心理咨询师或直接与我们的心理咨询师面对面的交流和沟通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微信公众账号:njxlzx(朋友们-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公众账号-输入“南京心理咨询”)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www.xr169.com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025-84499216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扫一扫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