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案例分析

为什么家暴受害者很难主动离开,原来是陷入了一种“心理陷阱”

发布时间:2018-2-23 浏览次数:727


一起见义勇为的事件,引发了网友的讨论,事情发生在7月19日,陕西安康,男子党某因琐事在电梯里殴打妻子。同在电梯内的小伙陈某上前劝阻,反被殴打受伤。党某两个年幼的女儿也在场,被吓得哇哇大哭。


TED演讲者斯泰纳也曾经遭遇了家庭暴力她爱上了一个经常虐待她并威胁她生命的男人


在演讲中,斯泰纳描述了她的婚姻中黑暗的一面,纠正了许多人对于家庭暴力受害者的错误理解,并告诉我们如何帮助受害者打破沉默。 


年轻的斯泰纳刚22岁,从哈佛毕业,开始了第一份工作,在杂志社当编辑和撰稿人,她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公寓,有了第一张信用卡,在她的心里还有一个很大的秘密。


这个秘密就是曾经被斯泰纳视作灵魂伴侣的男人,这个她曾经最爱的人用枪指着头,威胁要杀死她。


斯泰纳经历的这个“疯狂的爱情”故事,是一个伪装成爱情的心理陷阱


斯泰纳看起来并不像典型的家庭暴力受害者,她拥有哈佛的学士学位,还拿到沃顿商学院的市场营销MBA,绝大多数时间都在“财富”500强的企业工作。


这就是斯泰纳想要告诉我们的第一个事实,家庭暴力可能发生在每个人身上,无关你的种族、信仰、收入和教育水平,随处可见。


很多人认为既然家庭暴力发生在女性身上,那应该有很多是女性自身的问题,绝对不是这样的


超过85%的加害者是男性,并且家庭暴力只发生在亲密的、相互依存的、长期的关系中。


换句话说,家庭暴力发生在家中,这是我们最不愿意、最不期待出现暴力的地方。这就是第二个事实


“我原以为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会继续留在一个打我的男人身边,但事实上在我这个年龄段这种事情非常普遍。”


斯泰纳当时22岁,在美国16岁至24岁的女性相比其他年龄段的女性遭受家庭暴力的概率要高出两倍以上。同样在美国,每年有超过500位妇女或女孩被加害人杀害,凶手就是她们的男友或者丈夫。 


斯泰纳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受害者,对家庭暴力的预兆和发展模式一无所知。


以下是她掉落“陷阱”的过程

1

引诱和迷惑受害者是家庭暴力关系开始的第一步。 


在一个雨夜,斯泰纳在地铁上遇见了康纳,他恰好坐在斯泰纳旁边,跟她聊了起来。他看上去就像一个农场男孩。他的脸颊像大苹果一样通红通红的,小麦色的金发,看起来十分讨人喜欢。


他也毕业于常青藤联盟学校,在华尔街银行工作。

在初次交往中康纳做的最聪明的事情,是让斯泰纳相信在这段感情中她是强势的一方。


康纳喜欢有关斯泰纳的一切,她的才智、在哈佛的求学经历、她的工作等等,并且他很愿意了解她的家庭、她的童年、她的愿望和梦想。


他向斯泰纳倾诉,从他四岁起继父就开始持续野蛮地虐待他,他说他花了几乎20年的时间重建自己的生活。康纳在两人之间营造出奇特的相互信任的氛围。


斯泰纳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聪明、幽默、体贴并且倾慕她的男人会有一天命令她是否化妆,裙子能有多短,要住在哪里,要做什么工作,能和谁交朋友,该在哪过圣诞节,因为在康纳身上没有一点暴力控制欲或是愤怒的预兆


2

第二步是孤立受害者


当然,施暴者并不会说:“嘿,我们要进入下一阶段了,我要孤立你然后虐待你了!所以我要你离开你自己的公寓,防止邻居听见你的惨叫声!我还要让你离开这个有你的朋友、家人和同事的城市,不然他们会看到你的伤痕!”


事实是,一天,康纳告诉斯泰纳他辞掉工作,他梦寐以求的工作,并且说是因为斯泰纳才辞职,她让他拥有了无比的幸福和安全感,他不再需要到华尔街证明自己。


现在他只想离开这座城市,远离那个充满虐待、不正常的家庭,搬到新英格兰的一个小镇,在那里开始新的生活。


为了自己的灵魂伴侣,斯泰纳觉得自己需要做出牺牲,所以同意了,辞掉了工作,跟康纳一起离开了曼哈顿。


她以为自己陷入了疯狂的爱情,却没发现自己正迷迷糊糊走进一张精心编织的控制你身体、经济和心灵的陷阱。 

3

家庭暴力模式的第三阶段就是开始用暴力威胁


康纳第一次动手打她,是在举办婚礼的五天前,早上斯泰纳还穿着睡衣正在完成撰稿的工作,工作时的她有些烦躁,康纳以此为借口,用双手掐住她的脖子,死死地掐着,让她无法呼吸,并且一次一次地把她的头往墙上撞。


五天后,脖子上的是个手指印刚刚消退,而斯泰纳就穿上妈妈的婚纱,嫁给了这个对即将对她拳脚相加的男人。


尽管发生了那件事情,斯泰纳还是相信他们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因为她认为彼此相爱,同时康纳表现出深深的歉意。


他只是压力太大,这是一个意外,而他以后不会再这样。


然而蜜月期间斯泰纳又被打了两次。第一次是因为她开车迷路了,一次是因为堵车让康纳很烦躁。


跟康纳两年半的婚姻生活中,斯泰纳每周都会被打一到两次。


斯泰纳曾经以为只有她一个人有这样的遭遇。事实上,每三个美国女性当中就有一个曾是家庭暴力受害者或潜在的目标。



看到这里,大概每个人都会问起:


为什么她会留下?


怎么会有人愿意和一个打她的男人继续住在一起?


答案很简单,她并不知道康纳是在虐待她。


尽管康纳用上膛的枪指着她的头,把她推下楼梯,威胁要杀掉家里的狗,当她在高速公路驾驶时拔掉引擎钥匙,斯泰纳都从未想过自己是一个正在遭受虐待的妻子。


正好相反,斯泰纳认为自己是一个坚强的女性,深爱着这个饱受困扰的男人,而她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帮助康纳面对自己心魔的人。 


这时,我们大概还是想问:


为什么她不离开?


为什么她不逃跑?


对于受害者还说,这也是最伤心、最痛苦的问题,只有受害者才谙知其中旁观者所不了解的原因,那就是离开施虐者是多么危险。


因为家庭暴力的最后一步就是杀掉她


超过70%的家庭暴力谋杀发生在受害者结束这段关系后,当她离开后,施虐者就已经无需顾忌任何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