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心理文章

示范高中为何会吃人

发布时间:2010-12-29 浏览次数:1985

   2008年12月15日,上午第一节课时,全校排名第五的复读生小勇猝死课堂。
  2009年3月17日,该校高三女生小蓓(化名)从教学楼5楼跳下,但幸运地保住了一条命。
  2008年12月15日,上午第一节课时,全校排名第五的复读生小勇猝死课堂。
  2009年3月17日,该校高三女生小蓓(化名)从教学楼5楼跳下,但幸运地保住了一条命。
  当小蓓在医院接受手术时,该校另一名高三女生晕倒在课堂上。

  这些惨剧,都发生在河南省素质教育示范高中——南阳市西峡县第一高中。
  素质教育示范高中成了杀人机器。这一景象,或许可以说是我们国家整个应试教育体系的缩影。甚至可以说,这是我们整个国家体制的缩影。这个说法,太大了些吧。那么,还是先来关注一个小问题:西峡县第一高中的这些毕业生,为什么会被动或主动走到命运的绝路上呢?



西峡县第一高中。
 

  小蓓跳楼自杀一事发生后,西峡县第一高中成了媒体的关注热点。对于这一惨剧,最容易看到的一个原因是该校的一份魔鬼作息时间表:
  早上5时,起床;
  5时20分,1500米长跑;
  6时~7时,早自习;
  7时,早餐;
  7时30分~12时,五节课,第一节课开课前要宣誓:我们是喷薄的旭日,我们是奔腾的激流……我要用辛勤的汗水播种希望,我要让父母的微笑在家乡绽放……我坚信,奋力拼搏,金榜题名,笑傲六月,铸就辉煌
  12时,上午5节课上完后,高一高二学生可以在午饭后进寝室休息,高三学生回教室上自习;
  14时10分~18时20分,5节课,其中17时40分后的第五节课为课外活动时间,高一二学生可外出活动,高三学生则在班里自习;
  19时~23时,晚自习。

  可以看出,从早上5时到晚上23时,这所模范高中的毕业班的学生一直处在紧张学习的状态中,而能完整用来休息的时间只有可怜的6小时。
  当孩子们不断付出生命的代价时,这份时间表的魔性也不断在调整。

  小勇猝死事件发生后,引发了家长对学校作息制度的质疑,该校晚自习下课时间因此提前了半个小时,调到了22时30分。
  小蓓跳楼之后,这一时间又改为21时40分,此外小蓓的同学们也获得了一点午休和课外活动的时间。

  但除了这份时间表外,这所模范中学的日常生活中还有很多令人窒息的地方。

  小蓓所在的0605班是理科实验班,实验班内都是成绩优秀的学生,成绩顶尖的学生都在零班(这个词汇真是很有创造性),一般的学生则在普通班
  作为毕业班的学生,小蓓还要面对名目繁多的考试:几乎每天都有单科考试,每周都有全年级的综合性考试,每月都有专门的月考,此外还有例行的模拟考试和期中期末考试。
  并且,每一次考试成绩,都会在教室内张榜公布。在全班中,小蓓在第三次月考中排名第7,而第四次月考排名第47。
  是月考成绩掉队的压力直接击垮了小蓓吗?小蓓的父母持有这个观点。
  但校方一开始有另一番解释。4月5日,西峡县第一高中召开了毕业班家长会,会上校方接连播放了三部幻灯片,讲到都是中学生恋爱后女生自杀殉情的故事。这令小蓓的父亲余西成感到愤怒,他认为校方在暗示家长们,说小蓓的跳楼是殉情。
  校方有校方的看法,家长有家长的说法,立场不同,意见也不一样,这很自然。但要真正理解小蓓的原因,还是要看小蓓自己的说法。

  以死对抗学校的强迫

  小蓓说,她的确承受不了学习压力了,学习压力太大了,平时我十分努力地想去缓解这种压力,到最后都没用,整天就想逃避。  怎么去缓解压力呢?小蓓尝试过和好朋友沟通,甚至在跳楼前还在寝室和同宿舍的同学打羽毛球,但这也没用,到最后的那天晚上,我满脑子都是逃避的字眼,逃避压力,休息不好让我实在不想学下去,就去跳了。  但学习压力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难道就是因为作息时间表太魔鬼了吗?对此,小蓓有更精细的解读。
  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小蓓讲了她在高中三年的心路历程:
  高一高二时,虽然也是早上5时起床,每天跑1000多米,晚上9时40分下晚自习,也会宣誓和定目标什么的,但我还能承受,感觉压力还不是特别大。我不喜欢老师逼着我学,逼得越紧我就越学不好。我喜欢自己灵活地学。高一高二时,学校逼得不是很紧,我成绩还不错,最好时考过全年级第18名。
  刚上高三的前两个月,过得还可以。两个月后,因为在一次八校联考中,我们学校没考过其他学校,校领导很生气,就召集我们开全体大会,总结教训。随后,学校改了作息时间,把晚自习下课时间延长到了晚上11时,中午也不让我们进寝室,吃完饭就要回到教室继续学习。
  每周,班里都要开会;每天课前和大大小小的会上,我们都要宣誓。学校还给每个学生发一张表格,让我们填写自己理想的大学,给自己设定目标,还要写上自己的座右铭,然后贴在教室后面的黑板上。
  平时的考试也多了起来,考试成绩都要排队,在全班公布。学校还给每个老师下指标,每次考试完,都要用高考的分数线评价每个学生,看能上什么大学。
  慢慢的,我发现自己变笨了很多,做题的时候脑子没以前转得快了。还经常头晕,头痛,晚上也睡不着,每天都昏昏沉沉的。
  接下来的几次考试,我考得都不好。每次考试之前,我都告诉自己,要冲上去,可是每次都上不去。
  这段自述中,有两句话很关键:我喜欢自己灵活地学;我发现自己变笨了很多。在我看来,这两句话的意思是说,我喜欢自己灵活地学,但学校一直逼着我学,我抗拒,最终变笨了
  生命的根本动力是做自己,但总有人想把意志强加在自己身上,这导致了无所不在的冲突。小蓓变笨了,其实是处于弱势的她,对强势的学校逼迫自己学习的一种抗争。当她不能用主动的方式进行这种抗争时,她就采用了被动的方式来进行抗争。当被动的抗争不能被最重要的亲人和自己所接纳时,她就干脆用自杀的方式来逃避校方意志的强加。



意识上,是拼命奔跑,潜意识中,是另一种力量。


  谁换了孩子的脑袋?

  前不久,我在广州开了一个自我觉醒之路的课程,在课上,一个女学员讲了她正在读小学的女儿的一个梦:

  我和四个同学在参观科技馆,突然出现一个蒙面人,把我们劫持了。
  后来,他又放了我们。很奇怪的是,回到学校后,我们全变了,本来学习成绩偏差的包括我在内的四个学生,成绩变好了,而其中一个成绩很好的学生,成绩变差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本能上知道,是那个蒙面人对我们做了什么事情,于是我去请教老师帮忙,看看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经过一番检查后,老师告诉我,我的脑袋被换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非常恐怖,一下子醒了过来。

  在课上,我教了非常简单的自我解梦的方法,一个是自由联想,即找到你自己认为的关键细节,并沉浸在这个细节中,好像你还在梦中似的,然后看看这个细节会让你第一时间想到什么,接着又让你想到什么,接着又想到什么……  另一个办法是,想像你是梦中的任何一部分,然后问自己,你有什么感受,你有什么话说。
  这名学员用自由联想的方式帮助女儿进行了解梦。梦中最关键的是那个蒙面人,她问女儿,这个蒙面人长得什么样子。
  女儿回答说,矮矮的,胖胖的。
  她继续问,这个形象的蒙面人,会让你第一时间想到谁?
  女儿回答说,她想到了爸爸。
  由此,梦中的谜底一下子解开了,女儿认为,爸爸对她做了换脑的工作。
  这是我感受过的最恐怖的梦之一。我这个课程一共是6天,中间有很多事情发生,很多内心中隐蔽的东西呈现了出来,但这个梦给我的感受是强烈的。她讲这个梦的时候,我全身好像在剧烈颤抖,起了很多鸡皮疙瘩。
  这也不难理解,因为被换脑,这的确是最可怕的事情。
  美国著名的NLP导师罗伯特·迪尔茨曾帮助妈妈从可怕的癌症中康复,通过对妈妈的这次帮助,他深刻地领悟到一点,所有的疾病,都是源自做自己与做别人的斗争。通常,每个人都想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别人之上,而且一个人对自己越重要,自己越想强加,于是亲人之间的彼此伤害常常是最大的,尤其是父母对孩子。
  孩子为了获得父母的爱,也是为了表达对父母的爱,所以他们很多时候主动顺从了父母的意志,按照父母的意志去活,甚至再也意识不到做自己的动力了。结果,身体就表达出这种动力,这就是身体的疾病。
  假若没有发展到身体疾病的地步,而是用心理来表达,那就是种种的心理问题,而小蓓跳楼,看起来是最伤害自己的行为,但这种极端行为,其实是最强烈的诉求——我宁愿死也不愿意成为别人意志的傀儡。
  这个过程是怎样发生的呢?通过我这名学员女儿的梦,以及她的真实生活,可以看到这一点。她说,她的丈夫控制欲望很强,要求她和女儿都要在生活中按照他的意志行动,当女儿不得不这样做时,她女儿的感受就是,自己被换脑了。
  尽管是,换脑后,这个女孩的成绩变好了,但这并不是这个女孩想要的,相反这倒是最恐怖的事情。
  本来的问题是,做自己还是做别人,但现在,做自己和做别人有了内容了。如果只是停留在目前的境界,那么这个女孩以后下意识中会一直认为,好成绩是爸爸的意志,而坏成绩是自己的意志,于是,她会莫名其妙地一直学习不好,因为这是她的意志,这是她最根本的生命诉求。
  这个梦,可以让我们更深地理解,压迫小蓓的,到底是什么力量。



吃人的教育,不只在学校,也在家里,在我们社会每一个角落。


  应试教育的压力传递

  我一个教师朋友说,目前的应试教育体系,就是一个压力传递体系。某个领导想有一个成绩,而在目前的应试教育体系下,所谓的成绩就是升学率。但是,升学的整个数量是基本固定的。那么,你想提升你的升学率,就要以牺牲别人的升学率为代价。所以,你这样做就给了别人压力,而别人也想这样做时,就给了你压力。当大家都想这样做时,压力就会不断升级。
  但是,最终承受这个压力的,就是学生。
  小蓓的故事淋漓尽致地验证了我这个朋友的话。本来,她所在的西峡县第一高中是21时40分休息的,但一次八校联考失败后,校领导不高兴,也就是说,有了压力,而他一下子将这个压力传递给了所有老师和学生,并将晚自习时间延长到了23时。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套逻辑,当遇到危急时,会对这套逻辑更执著。
  对于该校的校领导而言,他们的逻辑或许是,压力越大,越能出成绩。所以,八校联考失败后,他们对这个逻辑更加执著,这最终导致了学生们的地狱一般的生活。
  并且,压力状态下,他们只能看见自己的逻辑,而根本看不见学生的逻辑。尽管小勇和小蓓用他们的生命在诉说,我们宁死也不愿意按照你们的意志学习,但他们看不见这种逻辑的存在,也就无法真正去尊重学生们的需求。
  更可怕的是,似乎体系内的每一个人都在持有这种逻辑。记者问小蓓的爸爸,小蓓以后生活该如何打算,他回答:等孩子伤好了再说,还是要上大学,还是要高考……”  上大学那么重要,高考那么重要,以至于可以连生命都不顾吗?我真不知道,假若小蓓听到爸爸这样说,她的内心深处会不会有一声很深的叹息——难道我用自杀的方式都不能让你们听到我的呐喊吗?
  最后我还想说一点,应试教育似乎渴求的是好成绩,但应试教育的对立面绝不是坏成绩。

  谁在主宰自习课?

  读初二时,有一段时间我突发奇想,觉得自己似乎深夜是最有学习效率的。于是,我嘱咐那些24时才回来睡觉的同学,要他们回来时把我叫醒,而我自己去课室,从24时学到凌晨2时。
  第一夜的感觉我现在还记得,似乎整个宇宙只有我一个人,似乎很静,但很遥远的地方传来莫名其妙的火车声,近处一细听,还有风声和以前从来没注意过的声音,很是恐怖。
  但我坚持了下来,后来又有同学让我回去时把他们叫醒,他们再从凌晨2时学到4时,然后又有一拨人从4时学到6时……  这种作息持续了两三个星期,最后被班主任发现,他狠狠地训斥了我们一通,对我们说绝不能打疲劳仗,并告诉我们要学会蔑视中考,要有打心理战的想法。
  然而中考放榜时,我们一个班出来的中专、师范和重点高中的毕业生(这三项是我们学校当时衡量最终成绩的标准),和其他七个班加起来的总数差不多。
  对我而言,我当时并不是打疲劳仗,只是想试试半夜学习的感觉而已。后来,整个初三中,我几乎每夜都是第一个回来睡觉的。结果,我中考时总成绩是全县第一名。
  我读高中时也有类似的故事发生。我们学校对早自习要求不是很严格,虽然说是7时开始早自习,期间还要跑步,但总有人迟到。每当一个迟到的人睡眼惺忪地走进教室,我们都会哄堂大笑。但具有讽刺性的是,迟到的都是学习成绩拔尖的,而总是最后一个才到的,经常考年级第一名。
  这些故事都说明,除了应试教育的压力越大成绩越好的逻辑之外,还有别的逻辑存在。即便仅仅为了追求好成绩,也不必像西峡县第一高中那样每天学习18小时。
  那个魔鬼作息时间表,其根本逻辑是,别人都要按照我的意思来执行,所以,它才杀死了小勇,也险些杀死小蓓。
  前不久,我去广州一所省级重点中学讲课,很悲哀地了解到,在这所学校里,孩子们的意志也被抹杀了。以前,我读高中的时候,自习课是真正的自习课,完全由自己来安排。但在这所学校,所谓的自习课,其实是教师意志的课,每一节课都被老师占了,老师们生怕学生们没有时间学自己的课,于是抢占自习课时,结果出现了数学自习课”“语文自习课英语自习课之类的安排。
  假若我当年的学校也这样干,我是没可能考上北京大学的。因为我从高二时的全班第29名最终成为全班第一名,关键就是,我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自己安排的。我很了解自己的长处和缺陷,并有针对性地弥补。不仅如此,甚至我还发现,上课时听老师讲课也蛮浪费时间的,因为花45分钟听老师讲,不如我自己用15~20分钟自学,然后找到自己不懂的专门去攻,还是不懂的话就问老师,这样效率会高很多。
  很多人身处于应试教育体系中(其实我们整个社会都处于这样一种体系之中),会说,我们是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如果说,问题是做自己和做别人的冲突,那么请问,具体应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请将自习课还给孩子吧,请不要侵占孩子们太多空间了。

武志红

转自心理月刊网

 如果您出现婚姻情感亲子关系问题或是心情不好、焦虑、睡不好、恐慌、强迫等明显的问题,抑或没有明显症状与不舒服,或只是有一些莫名的不适感,想进一步了解自己某些问题的潜在原因,表达您想接受心理咨询的意愿,以及您想通过心理咨询解决什么问题、困扰。拨通我们的预约电话,我们的前台助理会尽可能根据您的情况,帮您安排合适的心理咨询师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微信公众账号:njxlzx(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公众账号-输入南京晓然心理咨询”)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www.xr169.com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025-84499216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扫一扫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