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精神分析

弗洛伊德说,哪些人不适合被分析?

发布时间:2018-4-26 浏览次数:221

1904年12月12日,弗洛伊德在维也纳医学院的会议上,清楚地建立了适应症与禁忌症。在那里,弗洛伊德开始将心理治疗视为一种医学科学的过程,然后,他根据莱昂纳多造型艺术的美丽模型,勾画了心理治疗的两种基本形式:表达性的和压抑性的。

 

弗洛伊德在演讲中强调了精神分析的禁忌症,是为了最终将精神分析限制在它特定的领域——神经官能症(现在我们称为神经症)。

 

在这次会议,以及受洛温费尔德(Lowenfeld)委托的早期工作中,弗洛伊德断定精神分析性治疗的适应症应该不仅源于被试的疾病,还来自他的人格,当然这是一个非常原始的想法。这一差异至今仍然是有效的,因为就精神分析的适应症而言,对这个人的考虑必须丝毫不少于其诊断。

 

在考虑个人时,弗洛伊德坦白(也有一点天真)地说,“对那些不具备一定程度的教育和相对可靠性格的病人,我们应该予以拒绝”(见《论心理治疗》,1905a,p. 263)。弗洛伊德在对洛温费尔德的书所做的工作中就表达过这样的想法,他在那里说,病人应该拥有正常的心理状态,足够的智能和一定的道德水平,如果没有这些,医生将会很快丧失兴趣,并认为自己的努力是不合理的。不过,如今这个观点可以从反移情理论的角度进行修正,因为如果分析师失去了兴趣,那我们可以假设,他身上正在发生一些事情。同时,这个观点也可以被反驳,甚至是用弗洛伊德自己的论点:他就经常断言,没有人知道一个生病的个体背后隐藏的潜力。

 

但是换个角度看,个体的(社会)价值是影响分析师时间优先性的一个因素,通过这样的方式,它也许会符合某种选择类型。当这些(精神分析的)候选人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拉克尔诊所(Racker Clinic)接待几乎或完全不付费的病人时,选择就出现了,但是这个选择是由诊所而不是治疗师决定的,它优先为老师、教授、护士和其他那些因为自身活动而与社区保持接触的人提供服务,这些人也因此对于该人群的心理健康有着特殊影响。另一方面,分析师自己的选择总是有风险的,因为反移情的因素总是将其变得复杂,在极端情况下,它甚至可以接近狂妄自大和自恋。

 

仍然是关于适应症取决于个体而非疾病的话题,弗洛伊德认为年龄是分析的一个限制,接近50岁的人缺乏足够的灵活性;此外,要修通的材料如此之多,分析将会无限期地延长。弗洛伊德在《性在神经症病因中的作用》(1898a)中就曾表达同样的意见,他声称精神分析不适合儿童和年龄很大的人(p. 282)。

 

如今,我们可以更乐观地看待这两个因素。毋庸置疑,岁月的流逝令我们变得不那么灵活,但是一个年轻人也可能是僵化的,因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性格,或者说是性格盔甲,用威廉·赖希(Wilhelm Reich,1933)的说法。年龄是一个要考虑的因素,但它不是决定性的。纳赫特(Nacht)和乐伯维奇(Lebovici)在关于适应症和禁忌症的详细研究(1958)中,接受年龄会限制分析这一原则,但是他们强调,适应症总是要视具体情况而定。你还要记住,近年来人们的预期寿命有了很大的变化。

 

甚至,我们很少把材料的数量视为一种障碍,因为弗洛伊德自己也告诉我们,决定性事件只发生在有限的那些年,就像婴儿期遗忘的存在,而且另一方面,这些事件总是在这些年间不断地重复,并在一些奇特的生活史中具体地呈现,这就是移情。

 

如今,虽然弗洛伊德的警告并不像过去那样强迫我们,但是高龄的确会造成一个微妙的问题,因为分析师会面临平衡与良知之间的抉择。当分析师决定要把时间献给一个年长的人,还是留给预期寿命更长的人时,他就面临着一个人类和社会学的问题。就像精神分析里的规则一样,在这里,我们同样无法提供一个确定的做法。适应症将取决于病人以及分析师的准则,因为预期寿命对于人口统计学家来说是一个决定因素,但对于分析师来说却不是,后者只关注具体的这个人。是否存在社会化分析不再适用于老年人的一个时刻?这里,我们同样无法做出具体的推论,因为有的人英年早逝,有的人却活的非常长久。康德(Kant)在57岁时出版了《纯粹理性批判》(Critique of Pure Reason)一书,当时他已经是哥尼斯贝格大学(Konigsberg)的退休教授了,如果这位谦虚的、退休的哲学教授前来分析,也许是他对写作的压抑,我很确信我可能就拒绝他了,因为他的年龄太大!

 

幸运的是,我们的标准一直在调整,变得更具弹性了。汉娜·西格尔谈到对一位74岁男性的分析,这项工作进展地非常顺利,珀尔·金(Pearl King,1980)在纽约大会上也深入地探讨了这个主题,令人确信分析给老年人带来的疗效。金首先强调,这些病人在生命周期中的问题会在移情中清楚地显现,并可以通过严格的精神分析方法来理解和解决。

 

很多年前,亚伯拉罕(Abraham,1919b)就思考过这个话题。与弗洛伊德以及他同期的大多数分析师不同,亚伯拉罕坚持认为“神经症的年龄比病人的年龄更重要”(1973, p. 316),他还提供了50岁以上对精神分析性治疗反应良好的各种案例记录。



本文译自R. Horacio Etchegoyen的

《Fundamentals of Psychoanalytic technique》,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译者:王  洋

审校:施琪嘉



如果您有任何困扰,可以随时咨询晓然的在线心理咨询师或直接与我们的心理咨询师面对面的交流和沟通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微信公众账号:njxlzx(朋友们-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公众账号-输入“南京心理咨询”)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www.xr169.com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025-84499216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扫一扫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