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心理咨询前

“别人的奢侈品是LV,我的奢侈品是咨询师”

发布时间:2018-5-15 浏览次数:541

“我找咨询师我就是有病”,很多人在内心深处,觉得找了咨询师就给自己贴上一个“内心有病”的标签。


所以,很多人宁愿硬抗,也不愿踏出那一步。


实际上,我们找咨询师,不是为了改变现实生活的局面,解决我们遇到的问题。但是,我们可以和咨询师一起,完成了一件事“看见”,收获了一种体验“接纳”。


重新获得内心的平静。


能和咨询师谈论自己的人,不是有病的人,而是勇敢的人。

“我找咨询师就是我有病”

很多人都因为这样一句话,止步在心理咨询的门前。


因为在内心深处,很多人害怕找了心理咨询师,就会被贴上一个“内心有病”的标签。


本来就一直在担心别人怎么看我,会不会觉得我不够好,


再加上这样一个标签,自信心会跌倒谷底。


所以虽然我很难受,但是我还是要自己硬扛。

 

有一天,我看到这样一句话,惊为天人,


“别人的奢侈品是LV,我的奢侈品是咨询师”。


这是我的一个读者的留言,我当时的第一个反应是,读者都比我有才华!


第二个反应是,我要把这句话,分享给大家。


相对于开头我说的很多人对于找心理咨询师的畏惧和担心,


这位读者,这句话的概括,才真正贴合“心理咨询客观的认知”。


心理咨询,不是治病。


如果说,罹患严重抑郁症、严重焦虑症、双相障碍、强迫症等“疾病”需要配合医院治疗同时辅助心理咨询的话,


那么剩下的大多数正在进行心理咨询的人,


其实只是在做一件“关怀心灵、探索自我、修通内心”的事情。


这件事,可以做一辈子。


也可以在一辈子当中的任何事情,去做。

 

来访者因为内心的矛盾冲突、困惑痛苦、选择无能或长期卡在某一个状态上纠结停顿,找到心理咨询师,


而心理咨询师,则提供没有评判的聆听、高度的共情关注、接纳理解的感觉、咨询师角度的观察、协助来访者去看见和分析自己,


让来访者透过这种咨询关系,在另一个人的协助下,看到自己原来看不见的自己。

 

当我们看到自己看不见的部分,很多令我们痛苦的事情就有了解释。


“为什么我会觉得自卑?”


“为什么我会讨好别人?”


“为什么我被攻击后不敢反击,我在害怕什么?”


“为什么我会进入一个没有爱的关系”


“为什么我会一遇到这种事情就很愤怒/难受?”


其实,我们找咨询师,不是为了改变现实生活的局面,解决我们遇到的棘手的问题。


咨询师,实际上也无法帮助来访者去解决他实际生活中遇到的问题。


但是,当完成了对自我更深更广的认识,我们对于自己的很多行为、现状、关系甚至痛苦,都有了一个我们认同的“解释”


我们可以回答以上问题,我们可以正视一个这样的有着各种特异性的自己。因此,我们就开始出于理解,而接受了这样一个现状,这样一个事实,这样一个自己。


于是,和咨询师一起完成了一件事“看见”,收获了一种体验“接纳”。

 

于是就缓解了甚至解除了——


因为不理解

因为强迫自己做出改变

因为认定自己无药可救

因为攻击责备自己而带来的种种痛苦。


重新获得内心的平静。


总有一天,

“我有一个咨询师”会成为一种流行态。



我有一个来访者,给自己贴了二十几年的标签。


二十多岁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和别人不大一样。


“我发现别人都不会在意的事情,我会特别在意,一想就是好几天。


好像在一个洞里面打转,什么事情也做不了,我好害怕,担心我自己会有一天发疯。”


后来在我们的谈话里,渐渐她知道了,自己只是焦虑,还有因为从小活在一种自我毫无存在感的恐慌里。


所以格外在意和别人的关系,特别害怕别人不喜欢她,会离弃她。


因为这种离弃,会让她重新接触到儿时,不被任何人关注和看见的那种“世界只有我自己”的强烈恐惧。


因此,她会比别人在意,比别人敏感,比别人焦虑。


 

当她找到了这种对她的“异样”的解释,她的焦虑症状,得到了明显的改善。


她开始可以去和我探讨她自己,去分析她的童年,去分析她有抑郁倾向、缺乏生命力,无法提供正常的“养育功能”的妈妈。


我们咨询了十次,她开始渐渐可以去肯定自己。


“我不但不是一个可能会发疯的人,我还是一个顽强的人,可以在那样的环境里,获得今天这样的生活,建立自己还不错的家庭关系”。


她开始宽容自己,表扬自己,不再觉得自己是一个糟糕的妈妈,而是会这样表述,“那么相比我的母亲,我要好很多了”。


她不再认为“别人对我的表扬我觉得不配,我的内在他们看不到,其实空虚而糟糕”。


而是可以去认同“他们看到的那个优秀的我,也是我的一部分,我自己体验到糟糕的我,也是我的一部分,这些不同的部分都是我”

 

因为童年的创伤,她的心理发育固着在了婴儿时期。


她思考东西也是非黑即白,只能看到纯粹的绝对的部分。


但是在咨询中,我们完成了“整合”。


当她可以去理解,关于自己的坏,与好,可以同时存在,并且被自己包容接纳的时候,这种“整合”的感觉。


实际上,已经代表她的心理功能又一次在向前发育。


这是变得“更强大”的方式。


她说,如果二十多年前,大家就能传播心理学和心理咨询这样的概念,那么她痛苦的时间,也许会缩短二十年。

 

尽管有遗憾,但是我认同,她说的是事实。


虽然有一些心理学术界人士认为,心理学、泛心理学的各类公号文章写作,也有很多问题,不够学术、不够专业、观点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正是这些蓬勃生长的公众号,藉由互联网巨大力量的传播,在将心理学变成一种“显学”


弊病当然有,一篇两三千字的文章,不是学术界的论文,观点也很局限,可能只适用于部分人群,但是还是会有很多人一看到就对号入座、引发焦虑、贴上标签,并没有自己的思考,甚至建立了错误的认知。

 

但是,相对于弊病和负面结果,正面的意义还是要多出很多。


大家看这些文章,尝试关注自己的内心感受,因为懂得了很多心理学的词汇,可以在心理学的语境里去表达自己,


给自己的情绪找到表达的出口,正视自己的痛苦,不再否定、畏惧、回避,如果连表达的词语都不知道是什么,那么我们只会更加压抑,更加讳莫如深。


所以,相较于“正确的表达”,更重要的是“无论正确还是错误,可以去表达”,这也是心理学,和心理咨询的真谛。


我认为。


——不管我们谈论得对错与否,最重要的是,也最有意义的是,我们正在谈论它。

 

我们不再觉得谈论自己的痛苦是羞耻,


不再觉得“有点异样”的自己是羞耻,


不再觉得“陷入痛苦无法自拔”是因为自己无能而糟糕,


不再因为“过得不好”“失去关系”而觉得自己是世界的弃儿。


我们正视心灵发出的所有声音,不再视为“不应该”,不再试图掩盖。


我们兴致勃勃地谈论它,和咨询师,和朋友,和家人。


这一天终会到来。

 

没有人再需要因为害怕自己的感受,背负那种恐慌,二十年。


如果想了解自己,处理一下自己的情绪,和一个人谈谈自己的感受,在包容接纳的氛围里,安全地去探讨自我的真相,


那么可以找一个咨询师,谈谈。

 

我觉得,一定有一天,随着认知的进步,由狭隘变得宽阔,找咨询师,不会再是一件令人感到“羞耻”的事情,而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我不但拥有那些别人看得见的外部条件,比如物质、职位、婚姻,更令人骄傲的是;


我还拥有一个“我的咨询师”,我会定期和他谈论我的思想和心灵,我还会去做一件叫做“修通自我”的事情。

 

而后,它才会变成一件,在认知中,最为平常的事情。


当我们满足了基本的需求,可以吃饱穿暖,不用担心会饿死,可以好好活下去的时候,我们的下一步,自然会是——探究自己的真实,了解更多的自己和他人,了解心灵,了解生命,探寻活着是什么极其意义。


心理学,是我们都绕不开的学问。


心理咨询,则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去做的事情。



说“不知道”的咨询师
比什么都知道的咨询师厉害


我很欣慰的看到,现在有的人,关怀自己的另一半和家人的方式,是给他/她预约一个咨询师。


这是一种认知的进步。


但是对于那个真的要去咨询的人来说,他自己本身,也需要做好愿意去和一个人聊聊自己,愿意去尝试打开防御,看到自己的准备。


如果此刻他还不愿意,那也就意味着,他的自我还没有做好准备,那个时刻还没有到。

 

能够和咨询师谈论自己的人,不是有病的人,而是勇敢的人。

 

很多人第一次做咨询会紧张,因为不知道咨询里会发生什么,


我也不能告诉你会发生什么,因为会发生什么,的确是需要去体验的,我们不会有一个既定的剧本。


会发生的,谈论的,体验到的,都是以你为主导,和咨询师一起创造的。

 

最后说一件小事,前几天,心理学家李松蔚参加了《奇葩说》的录制,他说了一个观点“没有用的心理学”。


他说,心理咨询大多数时候,是咨询师在听,而不是在讲。


而很多人其实去咨询的目的是,“我怎么想一点都不重要,我是想知道,您(咨询师老师)觉得我应该怎么想”。


如果从这些人去咨询的目的来看,既然咨询师在咨询里不会告诉你应该怎么想,不会直接给你解释,建议和方法,那么心理学自然相比这学那学,都是无用的了。

 

但是,真的无用吗?


好几年前,我开始做个人体验(我自己找一个咨询师定期做心理咨询),当然这也是从事心理咨询职业的必须——咨询师也要有自己的咨询师。


我的咨询师,是位长得有点像佛的男士H老师。


我们之间常常有这样的对话:


我进行了一段关于自己生活状态的描述,并表达了对于自己这种模式的困惑之后,我会发问,“H老师,你觉得为什么我会这样呢?”


这是一个极度希望对方会回答的问题。


然后,很多次,H老师的反应都是耸耸肩,很诚恳地对我说,“我也不知道。”



但其实,这个不知道,很有用。


尽管,他说的是不知道。


从第一个层面来说,解释的机会应该留给来访者(我),咨询师需要做的是引导我的思考,激发我的思考,而不是直接用他的观点给我答案。


那样虽然我会满意,但是其实这样的“直接给”的过程,不足以建立我内心的认同,改变我的认知。


我(来访者)需要的是,在咨询师的引导和接纳包容的安全氛围里,去自我探索,去建立自己的认知。


如果只是等待咨询师给出解释,那么这个解释,不会成为我的真正的答案。

很难深入心灵。


更不要说,对看不见的潜意识进行工作。

 

“不知道”还有第二个层面,H老师,可以坦然地告诉我他不知道。


这意味着他很真实,他可以接纳一个对我的问题暂时找不出答案的自己。


因此,他不加掩饰的告诉我,“我也不知道”。


要知道,如果一个咨询师,很希望得到来访者的认同,需要被肯定,需要被信任,需要表现得很专业——总之,只要他的内心对来访者有目的,他就很难直接说出不知道。


他一定会想方设法说点什么。以阻止对方觉得自己无能或无力。

 

但是H老师,对于自己“不够令别人满意”的部分,是接纳的。


他的人格,是具有这种包容接纳的力量的,从这一件事情里,就可以看出来。


而从他的自我接纳中,我也汲取了力量,在学习,对自己的无能无力和不够完美的接纳。

 

让我受益的,并不是H老师给了我答案,或者对我说了什么,而是H老师,在咨询的过程里,以他的态度和话语,展现出的他的人格。


关键是人格,在对我起着作用,即使,这个人对我展现他的不完美,即使他直接说“不知道”,不加任何辩白和铺垫,但是我们的关系没有断裂。


那么我是不是也能允许,自己在面对一些事情里,不一定要做到、知道、解决?


不一定要那么完美呢?

 

心理咨询,是看见、是关注、是倾听、是探索和分析,更是一个人的人格,对另一个人的人格在这种关系中,发挥潜在影响的过程。


是潜意识对潜意识的工作。

 

我现在,仍然保持着定期找H老师咨询的节奏。


愿大家,也都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咨询师。


作者 周小宽


如果您有任何困扰,可以随时咨询晓然的在线心理咨询师或直接与我们的心理咨询师面对面的交流和沟通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微信公众账号:njxlzx(朋友们-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公众账号-输入“南京心理咨询”)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www.xr169.com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025-84499216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扫一扫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