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心理学家及流派

烈日扪心

发布时间:2018-6-16 浏览次数:68

个月弹指一挥间,学徒生活已进行了四分之一,这期要写写此间自己体验到的变化。此时正值日落西山红霞飞,我手持冰镇凉白开,盘腿儿一坐打算扪心自问一番。扪了半小时,好像扪出了什么又好像并没有扪出来……但是安静感受一下自己的感觉,还是非常好的,就像在练习弗洛伊德所说的第三只眼,跳出来看看自己发生了什么,就像做梦时,有时会飞到半空中,处于一个能看见自己的视角。有时人会有这样的瞬间,好像灵魂出窍,能够看到自己。


在一个艳阳高照的下午,我坐车经过原来单位的大门,看到一些工作人员从里面走出来,在浓烈的化不开的炽热光线里,我好像看见自己也从里面走了出来,我突然意识到,那些在离开前曾经困扰我的纠结和烦恼,已经在扑面而来的生活中被碾碎,消失的不着痕迹,以至于我都没有意识到。

 

我记得在纠结要不要离职的时候,既害怕失去当时拥有的稳定,又向往未可知的未来。朋友跟我说,其实是拥有让你害怕,你害怕失去你手里拥有的东西,所以特别惴惴不安,如果你真的失去了,你也没什么好怕的。然后发现,原来也能活。当时我虽然觉得很有道理,但又将信将疑,会纠缠一些很小的细节,比如辞职后社保就要自己缴纳了,住房公积金也没了,作息能保持规律么,甚至是没有食堂该怎么吃午饭,这些想法巨细靡遗到自己也觉得可笑但就是无法控制。


而就在那个下午,我看着单位大门想起了曾经困扰我的这些问题,发现它们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突然感觉,这不就是自由么,是你抛开一个保护膜后,发现自己可以生存,并不再为害怕失去这个保护膜而惴惴不安。也许这么定义有些夸大了,但就是一种没有什么可害怕的感觉,真实的体验到:当你舍弃一样东西的时候,就真的不会为害怕失去它而痛苦了;就像是从此自己决定自己了,这事儿绝不会让人舒坦,但你开始一点点体验到一种真实的控制感。

 

之前的那种恐惧,就好像蹦极之前那个将跳未跳的瞬间,那一瞬间的幻想是最可怕的。当我触摸到现在的生活,破除了未知夸大的恐惧,发现自己拥有另一种应对生活的模样时,真的像是发展出一个新的自己。心理学有一个前沿理论是,人本来就拥有多样和分裂的人格,心理治疗的目的是帮助人能够接受并在不同人格中灵活转换。我想我就像是分裂和发展出一个新的人格,并为这个发现雀跃不已。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体验,就是我亲身体验到,那些让自己恐惧或是感到羞耻的东西,如果能意识到,把它带到意识层面,就真的没有那么可怕了,虽然这只是漫漫长路的一个开端。


在个人体验的过程中,我在进行了五次左右的体验后,感受到明显的抗拒。好像是觉得咨询师很威严,像一个高高在上的权威,担心会被咨询师评判。虽然我自己也学心理学,猜测这也许是我自己内心里关于权威的影象投射在她身上,但这种恐惧情绪怎么也无法克服。由于当时学习任务也很重,我暂停了一段时间的个人体验。


在经过了反复的思想斗争后,终于再次来到咨询室,告诉我的咨询师,我有点怕您,因为您看起来非常的权威。咨询师跟我讨论了这个问题,让我释放了内心关于权威的幻想。她在咨询中没有用“投射”这个专业术语,我记得她做了一个很好的比喻:“你感觉自己坐在一个很低的椅子上,而我坐在那个很高的椅子上,好像在居高临下的审视你,但是你也知道,是你让我坐在那把很高的椅子上的。”这次谈话之后,我真的慢慢消除了对咨询师的畏惧,逐渐进入了咨询关系。

 

类似的体验很快发生在我跟朋友身上,我跟她谈到有时我很难确认自己,很难确认自己是否有能力做一些事情,她便与我谈了她对我的一个观察。她说我有一个表达犹豫的行为,比如一起去看电影,我会留一个余光看她,看到别人也喜欢之后,才放心的摆好自己的表情。当我知道她发现了我的这一面后,感到有些羞愧,但也感到一丝轻松,有种可以卸下包袱的感觉,继而鼓足勇气坦白说自己在很多时候都这样。即使是看到喜欢的画,或是听到喜欢的音乐,也要看一下朋友是否喜欢,才敢放心的摆出自己的表情。


同样的问题我也跟工作室同学讨论过,比如我写了一篇文章,我自己隐隐感觉挺好,但是不能确定,一定要路老师回复说,很好,我才敢确定说,看来真的不错。好像很难确定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非常渴望我认可的那个理想化对象给我一个回应,最好是积极的回应,这样我才有勇气继续往前走。

 

之前的学习任务中,我选择去讲取悦、写自恋脆弱,都是与我自己的个人议题有关的。当我在自体心理学中学习到,人的自恋发展是需要被镜映的,这样人才会逐渐形成对自己的判断。而这个过程中,也需要一个理想化的客体,帮助他建立这种确信感。人是需要他人的评价来不断满足这种被镜映的需求的。如果这样的需求没有被有效的满足,会对自恋发展形成一定的障碍。我逐渐意识到,我的痛苦不是我一个人的,我的渴望也是可以被允许的。

 

感到脆弱、渴望被回应本没有什么,但不接受自己是脆弱的、不允许自己的渴望被回应,又形成了新的冲突,让我觉得自己很软弱,觉得这种渴望很羞耻。

当我敢于承认我有时真的很难对自己做出一个确定的判断时,当我敢于承认我真的很希望一个理想化客体给我一个镜映时,我突然觉得我也没那么羞耻了。这件事给我带来的羞耻感和自卑感,就很大程度的减轻了。我承认了我身上有这么一个部分,我就是很想要一个理想化客体给予我承认,这没有什么,我可以直面它的存在。

 

回到朋友跟我讨论这个问题的那天,我问她,当你看到我那么不确信的一面时,不会觉得我很傻吗?会不喜欢我吗?我不敢表达自己不确信的那一面,是担心你会放开我。她说:“当然不会,你以为一段关系建立起来是那么容易放弃的吗?而我一直希望你愿意把你最真实坦诚的一面摆在我面前,我不仅不会放开你,我还会因为你愿意向我袒露自己而感到我们联结的更深了。”当时一股热流横冲直撞,于五脏间纵横捭阖,这样的关系,饱含深情和无条件的爱意。


更为引人思考的是,她其实早就观察到我的这一面,但并没有说破,直到看到我自己也逐渐感到困惑,想要寻求改变的时候,才说出了这个观察。就像我们在咨询时要秉承的原则,即使观察到来访者的问题所在,也不能急于揭示,要在恰当的时机帮助他体验到。虽然朋友不是学心理学的,但她的“看破不说破”,充分保护了我的自尊。


我记得易春丽老师在给鲍尔比的《依恋关系的起源》作序时写道:“曾经有学生问我,如果早年建立的依恋模式不好,是不是就没办法改变了?我说不是这样的,即便我们早年建立的依恋模式存在问题,后天也还是有很多更正的机会。我有一个来访者就说过,她刚参加工作时认识的领导人很好,她觉得自己和领导建立的关系对她有一定治愈作用。事实上,成长过程中,老师、邻居、朋友对我们的善意之举都会一定程度上疗愈我们。”

 

如果说关系中形成的问题,要回到关系中去解决,心理咨询是通过咨询关系治愈的一种重要方式。同时,朋友、老师、爱人,这些身边的人与我们建立的关系,其实也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治愈我们。他们也许会提供给我们一个不同于曾经经历过的关系模板,让我们不再黏滞在单一的互动模式上。

 

我想起了学徒课程刚开始时,路老师带我们摆家庭治疗的格盘,游戏中人往往更容易暴露自己的无意识。我当时摆了一个很小的人偶代表我自己,选择的理由是觉得它最可爱。在这样的专业训练框架里,路老师不会对我们进行分析,只是让我们自己感受一下自己摆的盘。这周我又想起了那个盘,如果再摆一次,那个人偶应该会长高两厘米……


 如果您出现婚姻情感亲子关系问题或是心情不好、焦虑、睡不好、恐慌、强迫等明显的问题,抑或没有明显症状与不舒服,或只是有一些莫名的不适感,想进一步了解自己某些问题的潜在原因,表达您想接受心理咨询的意愿,以及您想通过心理咨询解决什么问题、困扰。拨通我们的预约电话,我们的前台助理会尽可能根据您的情况,帮您安排合适的心理咨询师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微信公众账号:njxlzx(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公众账号-输入南京晓然心理咨询”)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www.xr169.com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025-84499216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扫一扫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