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心理文章

李孟潮:崇拜精神分析,是杀死它最巧妙的方式

发布时间:2019-1-12 浏览次数:180


如果你写了一个文本,然后这个文本被归类为记叙文、议论文、说明文、小说、诗歌、剧本、文献综述、论著、论文、学位论文、科普八股、专家点评、专家问答、学术专著等任何一种文体,那就说明你被语言玩弄了。


你是精神分析者,你和无意识在一起,而不是语言。

语言的作用在于分裂“心”,压抑无意识。

语言不是无意识本身。语言是无意识的锁。

揭开这把锁。开始玩弄语言。就像它玩弄你一样。

同时要尊重语言。


语言是“你”的母亲,“它”帮助“你”形成“我”。

但是实际上没有,“你”、“我”、“它”。

“你”、“我”、“它”是语言的一个游戏。


1


一个精神分析的文本,要革语言的命;就像一个共产主义者,要革阶级社会的命;一个佛学修行者,要革宇宙的命。


佛经,是最好的精神分析性多重文本的代表。它组成了一个自我建构、自我结构的系统。


佛经是佛说的,可是它又是对佛的背叛,它必须在佛涅磐后面试。

佛经开头就说,“如是我闻……”


谁是哪个“闻”的“我”?


佛经在说,这是在以六触接触到的佛,这是我执见到的佛,这是神经系统对佛的记录,据说,佛曾经这么说过……





在见到来访者前,你要考虑,我做的这件事和我的理想有什么关系,我要见的这个人和我的理想有什么关系?


然后,你要放下理想,去听。



2


精神分析和心理治疗产生的时代背景因素是:宗教异常地腐败和保守,以至失去了民众的信仰;科学不够发达无法提供人民所需要的心灵护佑。


心理治疗提供了一种关系,这种关系是一个人走出母子关系的那种强烈的依赖性的过渡性空间。


这种关系过去是由父亲,族人中的智者如长老或祭师,宗教神职人员,巫医等人提供的。


现在,由于城市的兴起,族群的流散乱,宗教的腐败,上述角色要么消失,要么失去了人们的信任。


可是对这样一个心灵引领者-疗愈者的欲望原型会仍然存在。

这些欲望投射到治疗师身上,形成了心理治疗这个行业。

感谢这个时代的空虚,感谢人民群众的投射。



3


你是因为无能才来做这个行业的。


比如说你没有能力赚大钱,没有能力到更好的院系,更好的科室。

这是你的一个自恋创伤。


你会想要修补这个伤口。比如说你开始想通过心理咨询赚大钱,向世界证明你是多么有价值。


别忘了,你当初被心理咨询这个行业吸引,是因为你认为在这里,人们不以你赚钱的多少来衡量你这个人的价值。


可是现在你拼命赚钱,想要向别人证明:“看啊,我是有价值的啊!”



4


来访者把你当作客体,你把来访者当作客体。

这种欲望就叫私有欲。是我执的一种形式。

批判不会打消此欲望,相反是强化它。

过去几十年的历史证明了这种方法的无效。


观察这个欲望,倾听这个欲望,了解澄清这个欲望,理解这个欲望从何处来,到何处去,它是如何逐渐升起,强烈、减弱、消失,然后再升起……



5


利用来访者获取心理满足,是治疗师的最明显的从业动机。


你也许是想被人肯定,也许是想交朋友,也许是想被人崇拜,也许是想证明你心理健康。


你需要知道你想利用来访者满足什么,这样你才可能越来越少地利用对方。


你要建立的是“我和你”的关系,而不是“我与它”的关系。

把对方看作一个独立的人,而不仅仅是满足你欲望的客体,这是对他最深刻的尊重。



6


不同文化背景下对尊重的理解是不同的。


至于理解、尊重这些不同和差异当然是咨询师这个文化场景的信条,但是这本身已经是另一种文化了。


对有些文化中的个体来说,“和我不同,这就是对我的不尊重。”,作为咨询师的你,能够尊重这种文化观念吗?


心理咨询、精神分析、心理治疗通通产生于一个崇尚“个体性”的文化背景,而这,是不是你存在文化背景呢?


你生存的文化背景中允许“个体”存在吗,允许“隐私”存在吗,允许一个人可以去见一个陌生人,告诉这个陌生人自己的秘密和痛楚,而不是告诉自己的父母、家庭、妻子、丈夫、兄弟、姐妹、朋友,然后还给这个咨询师很多钱?


你的来访者生存的文化中允许心理咨询这种形式存在吗?


如果一个人说,“什么是心理咨询,不过是骗钱。……听人说话都要这么多钱,你和我说吧。……你有什么话不能和我说的,要去找那个心理医生说,我看你就是个傻B。……家里人就是你最好的心理咨询师。”


你将会如何理解、尊重这个人呢?你会分析这个人的防御机制吗? 



7


有没有想过,精神分析可能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侵略,佛学修行是对这个身心的“我执”本性的侵犯和颠覆一样?


精神分析必然引发中国人对此强烈的阻抗。


而阻抗最强的形式就是“三句话不离精神分析”。


讨论精神分析,崇拜精神分析,是杀死它的最巧妙的方式。 



8


参加过各个学派的培训,精神分析的、家庭治疗的、认知疗法的、创伤治疗的、行为治疗的。


后来发现,其他所有疗法在说自己好的时候,都不忘要和精神分析比较一通。


“我的好必须建立在你很坏的基础上。”

而精神分析的培训中很少在打击其他学派。

让我觉得这个东西比较靠谱。 



9


一个朋友问我,我的文字中何以会有如此多愤怒?

我很想问他,“何以你从来不表达自己的愤怒呢?


我们都是心理医生,表达愤怒不是我们的日常修养之一吗?

在这个价值扭曲的时代,愤怒不是理所当然的反应吗?”

我开始因为我表达愤怒不被理解变的更加愤怒了。


最终我什么都没说,只是无奈地笑笑。

后来他又问我,我说:“也许是我有病吧”。

对方释然。


我生活在一个愤怒不被确认的环境中。我必须学会不断压抑自己的愤怒。


直到有一天愤怒大爆发。

我决定,让愤怒细水长流。 


原创:李孟潮

免责声明:本文文字图片素材,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联系我们),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您出现婚姻情感亲子关系问题或是心情不好、焦虑、睡不好、恐慌、强迫等明显的问题,抑或没有明显症状与不舒服,或只是有一些莫名的不适感,想进一步了解自己某些问题的潜在原因,表达您想接受心理咨询的意愿,以及您想通过心理咨询解决什么问题、困扰。拨通我们的预约电话,我们的前台助理会尽可能根据您的情况,帮您安排合适的心理咨询师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微信公众账号:njxlzx(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公众账号-输入“南京晓然心理咨询”)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www.xr169.com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025-84499216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扫一扫
关注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南京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