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心理文章

弗洛伊德:潜意识的案例分析

发布时间:2019-8-7 浏览次数:75

同学说他像个杀人犯。同学的说法与态度,让他感觉十分痛苦。这个常见反应背后有什么样的潜意识机制呢?

1)心理咨询师的潜意识机制分析

2)阿宝的潜意识机制分析

① 阿宝的痛苦情绪

② 阿宝的成长经历

③ 阿宝的潜意识运作机制

 

1.心理咨询师的潜意识机制分析

 

“老师,他们说我像个杀人犯!”阿宝进入心理咨询室沉默了很久,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噢?”我显得有点惊讶。

“他们都觉得我会是杀人犯。现在班上的同学都这样觉得。他们说我会是第二个马加爵。”他抬起了头,很无力、疲惫和弱小。

“老师,我不想被他们当成杀人犯。”阿宝眼神里透出一种渴望。“他们都不跟我说话,看见我都躲得远远的,像见了鬼似的。班里也传言说,我会杀人。现在谁都不理我了。他们还说,就我这长相,准一个杀人犯模样。”

我不由得又审视了一下他。

他留了一些稀稀拉拉的胡子,整个人透露出孤僻和落寞,似乎他现在过的是满是灰尘的生活,没有微笑的日子已经很久了。

 

我竟也产生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心理咨询师的这种不一样的感觉,属于潜意识的内容,是一种不由意识控制的、不由自主从心底里冒出来的感觉。这种感觉是我们潜意识中某个图式被外部的来访者带来的信息激发出来的结果。

 

用潜意识的运作过程来分析这个事件,可以看到这个案例中心理咨询师的潜意识是如何运作的。

 

2.阿宝的潜意识运作机制分析

 

那么阿宝的潜意识是如何运作的呢?

 

按照“情绪—自动想法—图式—成长经历”这样的模式分析,我们可以先看看阿宝到底有哪些情绪。这部分在意识层面,比较表面,容易看到。然后结合他的成长经历来看阿宝潜意识的图式与自动想法。

 

1)阿宝的痛苦情绪

阿宝被同学说“像个杀人犯”是痛苦的。这种痛苦似乎是体验到一种被同学的歧视与贬低,也许还有自卑或蒙羞,还可能是因为被所在班级群体排斥带来的沮丧与落寞。

 

其实,阿宝似乎在学校里经常体验到一些具有自卑蒙羞、沮丧等情感色彩的内容。

从阿宝描述的内容看,起码有一条情景线索:

该线索是新生进校门时候发生的情景。

阿宝来自贫困的农村。据他自己说,入大学的时候,就显得特别。当时站在校门口,他两只手提着装化肥的塑料口袋,白白的口袋在太阳的照射下显得特别耀眼。两只手提的口袋是一样的化肥袋:左边口袋装的是被子,右边是一些日用品。被子是20世纪80年代被面(这是妈妈压在箱底一直不舍得用,说是阿宝上大学才用的)缝的被子,用毛线绳捆起来了,口袋被被子撑得鼓鼓的;右边化肥袋里有跟了他五年的漱口盅,上面用蓝色颜料印着某某中学。

同周围一群群拉着皮箱发出轰轰响声的新生相比,阿宝似乎成了一个亮点。

加上阿宝穿的还是土黄色的衬衫,因为热,他把两个袖口挽起,下面是蓝色的西裤,再加上两个白色的大塑料口袋,这样的行头,在现代的大学校园里确实算得上很特别。

“哈哈哈……”旁边走过几个卷头发的女孩子,她们还回过头笑着看了他一眼。阿宝不由得有点局促。

 

这个情景里面,阿宝感觉到自己很特别。

比如别的新生“拉着皮箱发出轰轰响声”。

“感觉到自己很特别”感觉也许是自卑、蒙羞感。

这与阿宝“被当成杀人犯,在班级里没人理”是相似的。

 

阿宝的“白白的化肥塑料袋:里面东西是过时的被子,外形鼓鼓的”。

与其他新生对比,显得有些寒碜。这是十分明显的。

还有阿宝“土黄色的衬衫,两个袖口挽起”。

与其他新生的时髦装束相差也很大。所以有些局促,担心被嫌弃。

也许这种“寒碜与担心被嫌弃的局促”的感觉,与班级里同学“说我会是第二个马加爵”的体验相似。

更加强烈的刺激是“旁边走过几个卷头发的女孩子,她们还回过头笑着看了他一眼”,还有“哈哈哈”的笑声。

也许这个笑声会被阿宝理解为是一种被嘲笑、被贬低、被瞧不起的感觉。这种感觉也许与阿宝在班级里“都觉得我会是杀人犯”的体验相似。

 

(2)阿宝的成长经历

 

阿宝对于这个情景记忆如此清晰,而且专门告诉心理咨询师,说明这件事情让阿宝印象深刻,情感体验强烈。也说明阿宝的相关图式中对于被嘲笑与贬低特别敏感(心理结构的易感性),又无力改变。

那么是什么把阿宝的潜意识给激活的呢?我们可以去看看阿宝的成长过程与生活经历。

让我们看看心理咨询室里一个片段,这个互动所呈现的信息,也许可以告诉我们阿宝经历了什么才变得对被嘲笑与贬低特别敏感。

“奶奶疼你吗?”心理咨询师随口问道。

“……”他把头埋得更低了,然后,抽搐了一下,试着用袖子擦掉流出的眼泪。

心理咨询师安静地看着他,想让他哭哭……约莫一分钟后,递了一张面巾纸到他面前。接过纸巾,他在手里揉着。

“老师,我不太喜欢奶奶,她以前老欺负我爸爸,骂我爸爸没用。”他稍微抬起了头,我很清楚地看到他脸颊上的泪痕。“还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奶奶当着二叔的面打我爸爸骂我妈妈,说怎么生了个这么没用的儿子。房子还是以前的土房。”他眼睛瞟了一眼窗外,看着远处绵延不断的小山,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从小到大,奶奶一直就没正眼看过他。她总是说他爸妈如何没用,二叔对她如何好,给了她多少钱,逢人就这样说,养他爸当年费了多少精力,现在是一点回报都没有。是啊,想想二叔家两层的小洋楼,而他们至今住的还是爷爷留下来的四间小瓦房。虽然浙江是全中国比较富的地方,可他们家跟富字是一点都沾不上边的,电视还是20世纪80年代14英寸的青羊牌。穷虽穷,爸妈还是挺支持他念书的,他怪自己那么不争气,都考过两次高考了。

阿宝记得去年高考失利之后,每天回家,奶奶都是同样的开场白。“你还知道回来!”

“有事。”阿宝同样一致地回答。

“你干什么去了?打游戏吧?!你看看,都快20岁的人,像你爷爷当年这样的年纪早就挣好几年的钱养家糊口了,就你这副德性,考了几年,也没见你考上什么好大学!”老奶奶冷嘲热讽。在昏暗的橘黄色灯光下,她那布满皱纹的脸显得格外阴冷,“也不知你爸妈怎么想的,不让你出去打工赚钱,念什么书?!念来念去有什么出息。看你二叔的军子,比你还小两岁,都已经给家里寄了两千块钱了……看你是没什么指望了!”

尽管夏天炎热,阿宝依然因她小小的暗黄眼睛里所射出来的鄙视和质疑,而哆嗦了一下。

奶奶瘦小的身影在台阶十瓦的灯泡下,显得那么尖利,像把刀子留在了他心上……

“我爸妈都是务农的,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阿宝继续说,“二叔做生意,跟我们相比算是很富裕的。奶奶跟我们住的时候,吃的用的是跟在二叔家不能比的,所以,奶奶就经常骂我爸妈没出息。”他自顾自地开始讲述起来。“记得小的时候我很疯,到处惹是生非的,把隔壁邻居家的辣椒苗给拔了,邻居找到我家里来,当时,奶奶拿起笤帚就向我扔来,我当时小就摔倒了,刚好磕到石头上,牙齿把下嘴皮给戳穿了。”现在还能看到那个伤疤,我仔细地瞧了一下。

“当时,爸爸也在,看我流血了,就准备抱着我去看医生,奶奶不准他抱,还顺手扇了他一个耳光,还骂他怎么生了个扫把星,说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那个耳光很清脆,我现在都很清晰地记得,非常清晰。”

“我知道,是我不争气,让爸爸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让别人看不起……”说到这里,泪水从他眼眶中随着眨眼缓慢地流下来,顺着刚才的痕迹。

弗洛伊德非常强调幼年创伤对于人格的影响,发展心理学也非常重视成长环境对于人格特点形成的重要作用。

 

阿宝从小到大一直与奶奶相处有创伤性的体验。正是这种创伤性的成长经历,慢慢构建起阿宝的潜意识图式。

有了以上的材料我们就可以分析阿宝的潜意识的运作过程。

阿宝的叙述中主要有以下三个情境:

 

情境一:奶奶总是骂爸爸没用,奶奶一直就没正眼看过他。与二叔相比的确不如二叔富裕,自己家的确寒碜。

所以阿宝如果被当成杀人犯,体验到蒙羞、被贬低、羞辱、自卑等情绪时,奶奶造成的旧伤口会被揭开、激活,是非常痛苦的。

 

情境二:高考失利之后

“奶奶小小的暗黄眼睛里所射出来的鄙视和质疑”,所以阿宝在班里被同学鄙视与质疑为像杀人犯的时候,也会新痛加旧伤,非常痛苦。

 

情境三:因为调皮被邻居告状,奶奶拿起笤帚扔来,自己摔倒了,刚好磕到石头上,牙齿把下嘴皮给戳穿了。

爸爸想送他去医院,奶奶阻止爸爸时的清脆耳光。

阿宝的潜意识中内化了不良客体,在班里得不到尊重,激活这样的不良客体。面对不良客体又无法反抗时会体验到同样的沮丧、无力等感受。

 

3)阿宝的潜意识运作过程

意识层面:阿宝的痛苦情绪——自卑、蒙羞感;寒碜与担心被嫌弃的局促“在哪儿”的感觉;被嘲笑、被贬低、被瞧不起的沮丧与无力。

前意识层面:自动想法——同学们说我像杀人犯的情境,就像奶奶贬低我、嘲笑我、质疑我的情境。

潜意识层面:这些成长经历让阿宝形成图式:贬低、质疑他的人就像奶奶一样(对被贬低、质疑特别敏感)。产生要立刻摆脱的条件反射,无法摆脱时候就会令他十分痛苦。

成长经历:从上面阿宝成长经历中的三个情境,可以体验到阿宝受到奶奶很大的伤害与创伤。

 

 

小结

本章介绍了潜意识的概念,以及相关的冰山理论;介绍了潜意识中除了欲望、情感与意向之外还有其衍生物——图式。而图式与我们日常心理更加接近,潜意识的运作机制是通过图式来进行的,图式的形成由个体成长过程中欲望满足与受挫的经历所决定。最后,我们还用一个案例来理解潜意识的运作机制。

现在我们可以来理解本章一开始所说的“害怕一个人睡觉的大男人”的心理机制了,或许是因为他内心的图式与我们不同。

 

在他的图式中,感觉除了靠自己是无人可以依靠的,唯一获得安全感的要素就是自己的能力。而在成长经历中,凡是与“人的能力”相关的事情他的确基本都解决、做成了,也很成功,所以都不可怕。即使对方拿枪,也是可以谈判的嘛。但是,如果碰到自己无力搞定的情境就会很恐惧。比如与超自然力量,或者看不见、无法控制的力量相关的事情。而“鬼”是人力之外的力量,是令其恐慌的。

整理:十月

 


   如果您出现婚姻情感亲子关系问题或是心情不好、焦虑、睡不好、恐慌、强迫等明显的问题,抑或没有明显症状与不舒服,或只是有一些莫名的不适感,想进一步了解自己某些问题的潜在原因,表达您想接受心理咨询的意愿,以及您想通过心理咨询解决什么问题、困扰。拨通我们的预约电话,我们的前台助理会尽可能根据您的情况,帮您安排合适的心理咨询师<, o:p>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微信公众账号:njxlzx(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公众账号-输入“南京晓然心理咨询”)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扫一扫
关注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南京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