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心理文章

今天是世界出柜日

发布时间:2020-10-13 浏览次数:80

今天是世界出柜日。

 

前段时间,成都MC浴室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让LGBT群体再次占据舆论旋涡。

 

我问了身边一位女同朋友,她说:“这事儿跟是不是gay没多大关系,这是全人类的恶臭问题。”

 

无论同性恋还是异性恋,都会存在滥交、家暴、pua、骗婚、感染艾滋的情况。

 

事实上,彩虹群体中的大部分人,在被个例戳着脊梁骨的同时,更多的还是在“坦诚”这件事情上沉默纠结着。

 

能大胆出柜,是种理想。

但国内真的有几个敢这样?

 

我们预设过,答案也许会很残酷。

 

但还好,真实的人间,也有比较温和动人的部分。



小学四年级,我偷偷亲了一个女孩的耳朵,才发现,原来自己喜欢的是女孩。

 

但我一直都没让家里人知道,直到上了大学,我跟当时初恋的女友在一起,在人人网建了一个情侣相册。

 

我妈属于网上冲浪特别狠的中年人,那会儿我跟家里很少交流,我妈就想着法在网上偷窥我。

 

我看到她进我人人空间的记录了,但她什么都没说,也没问,但是吧,她总是若有若无向我试探。

 

比如有次,她拉着我聊以前的事儿,说上学的时候她也有关系亲密的朋友,但仅仅限于姐妹情,没啥再多的发展,当时我就听出来了,这是暗戳戳点我呢。

 

我决定出柜那天,是我妈先开的口。

 

她最后还是没忍住,问了我,说你人人空间相册咋回事。


我说,就你想的那样,我跟她在一起了。


我妈当时就哭了。

 

她拉着我聊了很久,挺意外的,她有在试图理解我,我能感觉到。 

              

而且唠到最后,我让她保证,绝对不跟我爸说,她也答应了。

 

出柜以后,我妈再跟我聊天,明显放松很多,虽然有时候她还抱着侥幸心理,觉得我最后也会喜欢上男的,但可能一直都让她失望了吧。

 

不过啊,她现在有时候,提到这方面事,还有些可爱的举动。

 

我们小区之前有两个男的,经常一起遛狗,我从来没见过,但经常听我妈讲,说感觉他俩应该是一对儿,还说下次让我帮着鉴定鉴定。

 

我妈还观察到有一个人不再出来遛狗,就怀疑是不是分手了,还观察到出来的那个是开花店的,身边出现了新的男生,就一脸老母亲磕到了的感觉。

 

还有一次,我俩散步经过停车场,有俩女的在那搂搂抱抱,听见有人过来赶紧分开了,我妈赶紧追上我说,看!又一对儿!

 

后来我才知道,在我出柜之前,我妈查过同性恋的相关资料,使劲儿去理解我,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也一直遵守跟我的约定,没有告诉我爸。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同性恋这件事儿,对她挺不公平的。

 

连个能分担这种压力的人都没有,也没有倾诉的出口,就只是希望我过得快乐,也保护着我的这份快乐。


出柜啊,我算是被迫的。

 

大一那年,我特胆大地带当时的男朋友回家,说是朋友。

 

但没想到有人背地里搞了我一把,把我的朋友圈截图给我爸看了。没办法,就这么被逼着出柜了。

 

那天的场面我到现在都不想回忆,太惨烈了,每个人身上都是一片狼藉。

 

其实,我很能理解我爸妈对我的不理解。

 

我老家是四川凉山少数民族的,和外面的世界隔了好多个山路弯弯。这个地方就特别传统。

 

再加上咱们的官方信息的宣传里,对同性恋几乎是闭口不谈;甚至在一些教材里,还依然把同性恋当做一种心理疾病。

 

突然把“我是同性恋”这个事扔在他们头上,不亚于毁天灭地,世界崩塌。

            

出柜后的这几年,其实我们的关系没啥变化,依旧是家长里短,平淡琐碎,只是大家都很有默契,避开“同性恋”不提,仿佛当年的那次出柜从来没有发生过。

 

事实就好像是皇帝的新衣,只要大家都假装看不见,那体面就永远不会被戳穿。

 

这次国庆,我很多一起长大的哥哥姐姐都订婚了。我看着坐在台下的爸妈,眼睛在光下亮晶晶的,全是羡慕:“孩子们都长大了,结婚了,真好。”


余光也会时不时瞟向我这,但又像碰到了某个防线似的,马上又快速的转移开。

 

在那样的每一个当下,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心里全是愧疚。

 

以后要怎么办?要找les形婚吗?反正绝对不会去骗婚,这是底线。

 

“未来”变成了我不能想也不敢想的词,走一步看一步吧。


2017年,我妈同事的儿子出柜,那个阿姨以自杀相逼,没成功,最后和儿子断绝关系,闹得人尽皆知。

 

她们在国企工作,都是中老年同事,把这事当茶余饭后的消遣。

 

有的说:等孩子长大懂事就好了。

有的说:这就是病,领你儿子去医院看看。

 

儿子出柜加上单位闲言碎语,阿姨几乎崩溃,最后申请调离单位,从中层领导变成普通职员。

 

我妈在饭桌上叹气:“也是可怜的孩子,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喜欢谁啊。”

               

我爸保守一些,对出柜这事保留看法。

 

那顿晚饭吃得格外揪心,因为当时我和女友已经谈了两年(我也是女孩),一直犹豫。

 

看他俩的态度,绝对可以接受我是同性恋,于是我打电话给女朋友,决定一起出柜。

 

女朋友比我冷静很多,她说:你爸妈当然没关系,但是亲朋好友呢,那个阿姨不就是例子吗?

 

我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一片黑暗,月亮缺半块,没几, 颗星星,突然意识到:

 

我们已经承受很多来自社会的异样目光了,为什么还要绑架父母一起呢?

 

在此之前,我们设想过出柜的场景,装作云淡风轻地宣布,或者在争吵中决裂。

 

最后,却因爸妈的开明,停下出柜的脚步。

               

现在我27岁,和女友在一起五年,感情趋向平稳,付了一套房的首付,和爸妈达成协议,可以不结婚不生小孩。

 

那种想要告诉全世界“我是同性恋”的欲望逐渐消失,爱情这回事终究是两个人的小事,不需要别人的认同或共情

 

只要下班回到家,看见女朋友窝在沙发里逗猫,肯德基的全家桶刚刚到,薯条还有点烫手,就觉得Come Out这回事,挺无所谓的。


采访过程里,几个朋友都表示,供他们喘息的空间好像更小了。

 

因为少部分人的行为,让整个群体买单,挺不公平的。

 

这场舆论大战里,朋友看到一条评论,说“不出柜的人都是骗子”。


她又委屈又无力:“我要是出柜了,我妈跪在我面前怎么办,我往哪逃?”

 

另一个朋友说,出柜后她妈常说的一句话是:以后能不能变回去,不能一直走弯路。”

 

所以选择坦诚的人,真的很勇敢。


但在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保持沉默不出柜,同样值得理解。

 

其实异性恋也好,同性恋也罢,都有一堂必修课,那就是互相尊重。

 

前者不要因为自己大众,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他人。

后者也不因为自己小众,要求别人无条件理解包容。

 

爱情啊,其实就是一个灵魂爱上另一个灵魂,无论对方是男孩还是女孩。

 

有的灵魂只是住错了身体,而我们这些平平无奇的普通人,跟彩虹群体相比,已是足够幸运。

 

柏邦妮有句话说得好:“让大灰狼去找大灰狼,小白兔去找小白兔。”


所有相爱的人不隐藏,不喧嚣,就站在太阳底下和ta谈着恋爱,大大方方,坦坦荡荡。

 

没有柜子,或许才是这个世界本该有的样子吧。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四、日 9:00-17:00
     每周二、五、六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扫一扫
关注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南京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