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专注南京地区心理辅导,是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心理文章

被心理医生误诊、被民众诋毁、污名化的边缘型人格障碍

发布时间:2023-3-16 浏览次数:725

Sara一直与冲动、自我伤害行为,以及强烈的情绪反应作斗争,她能够敏感地觉察到亲人可能会拒绝/抛弃她任何迹象。为了摆脱症状带来的困扰,Sara去看了心理医生、精神病学家和其他临床医生,但却无法获得解脱。

 

然而,每个临床医生做出的诊断都各不相同,而每个诊断都会带来不同的治疗方法,Sara因此服用了大把的药物。最后,Sara被诊断为边缘型人格障碍(BPD),突然之间,这两件事合在了一起。诊断是有意义的,针对BPD治疗方法开始有帮助。Sara想知道为什么以前没有人告诉她,她得了这种病。

 

虽然诊断带来了有效的治疗方案,并帮助她了解自己的问题。但是,她很快发现——当她把自己的病情公之于众后,麻烦就随之而来了——人们会不信任像她这样的BPD患者、疏远他们,或者不愿意帮助他们。


 



流行病学调查发现,BPD影响了大约1~2%的普通人群,BPD是最严重的精神疾病之一。尽管污名给其他精神疾病患者(如抑郁症、精神分裂症和饮食障碍)造成了很大的痛苦,但围绕着BPD标签的污名尤其有害、并令人担忧。无论是临床医生还是公众,都不应该污名化任何疾病,所有病人也不应该遭受污蔑和排斥。

 

 

一、来自医生的污名


当人们去看心理咨询医生、心理咨询师的时候,他们希望自己会被接纳,并且能够在不遭受鄙视的情况下获得知识和帮助。然而,许多BPD患者的经历可能与这些期望不符。

 

临床医生在接受调查时提到:当他们遇到BPD患者时,他们就不会那么乐观了,也不愿意更多的共情她们,甚至多了很多的排斥和敌意。这些消极的态度和想法可能会让治疗效果变差,并且让一些临床医生避免与BPD患者合作。哪怕这些患者已经在严重的羞耻感、消极的自我观念和被排斥的敏感性中挣扎了很多年。来自临床医生的污名可能会加剧这些问题。

 

一些临床医生并不认为BPD是一种真正的疾病,其他人可能担心诊断标签会让患者遭受到他人的羞辱,进而不愿给出诊断,临床医生的这些污名和误解会导致BPD患者在很长时间内都未被诊断或者被误诊。


BPD与严重的痛苦、过早死亡风险有关——据估计,大约10%BPD患者死于自杀,早期干预是理想的。然而,一项结构化的评估研究发现,大约四分之一的双相情感障碍(bipolar disorder, BP )患者实际上应该被诊断患有BPD


在另一项研究中,BPD症状发作与诊断时间之间的平均间隔为15年。这表明,如果一个人的症状在15岁时开始出现,他们可能要到30岁才能得到适当的诊断。在这期间,他们在青少年时期和成年期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没有被诊断,自然也不会被治疗。我们知道,正确的诊断有助于患者理解自己的问题,并找到合适的治疗方法。

 

 

二、媒体的错误报道

 

“边缘”一词无法提供正确看待BPD的有用信息。更糟糕的是,媒体对BPD的报道往往带有污名。

 

例如,格伦·克洛斯(Glen Close)在电影《致命吸引力》(Fatal Attraction)(1987年)中扮演的角色,或者演员安伯·赫德(Amber Heard)和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法庭案件相关的攻击性的方式都向人们传递了污名化BPD的信息。Amber Heard认为,如此的诊断,会被用来暗示她一定是骗子和施虐者。

 

此外,一些貌似旨在帮助BPD患者的出版物,包括心理自助书籍,往往弊大于利。有能力帮助BPD患者的临床医生通常会提醒她们——不要在互联网上搜索相关内容,因为这可能会找到一些误导性的信息,例如,BPD无法治疗,这种说法在几十年的BPD治疗研究(如辩证行为疗法)中早就被驳斥过。


法律制度中也存在污名。例如,加利福尼亚州的审前分流计划为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提供了替代监狱的治疗。尽管目前正在努力改变该这些排除规则,不过目前仍然禁止患有BPD的人被分流。

 

 

三、为什么BPD患者会遭受耻辱?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复杂,我们可以通过BPD的症状和诊断史了解他们被污名化的过程。

 

BPD的症状包括一些不稳定模式,也称为稳定的不稳定(stable instability)。即,BPD患者通常都是不稳定,这些不稳定的状态不仅会影响情绪,包括持续几分钟到几个小时的愤怒或悲伤。而且会影响行为,以冲动和自毁行为为特征。


同样,BPD患者在找到稳定的自我意识、维持稳定的关系方面也有困难。


他们常常在理想化他人和贬低他人之间极左极右、摇摆不定——他们可能一会儿认为所爱的人是完美的、给予支持的,一会儿他们可能就会认为同一个人是可怕的或恶意的。这种在理想化和贬低他人之间的转换被称为分裂 splitting,分裂通常发生在BPD患者感觉到批评或被拒绝的时候,在敏感地觉得自己将要被抛弃时尤为明显。

 

“边缘”一词很难理解,也无法“提供正确看待BPD的有用信息。它最早是在20世纪30年代创造的,后来被轻蔑地给(那些临床医生认为无法治疗、难以治疗或有问题的)患者贴上了这个标签。边缘一至今仍未被更新取代,因此边缘一词无法反映当代人对BPD的理解。

 

BPD1980年首次被正式确认为一种疾病,并推动了研究和治疗的发展。然而,尽管该疾病很常见,会造成伤害并危及生命,BPD的研究资金明显不足。在培训项目中也相对缺乏对BPD的关注,许多心理临床医生不会详细了解该疾病的基本特征。


对于公众和未经培训的临床医生来说,他们可能很难理解BPD的症状。BPD的症状的表现形式多变且不稳定。这些症状看起来似乎是在一个人的控制范围内,但是在未获得治疗的情况下,BPD患者也无法控制他们的有问题的行为。

 

虽然BPD常见的行为——如自伤、自杀和绝望地避免被遗弃——通常被其他人视为有目的的操纵或寻求关注,但他们更应该被理解为压倒性的痛苦和情绪失调的结果。BPD患者会持续不断地与这些情绪和行为作斗争,但这些行为往往会被不知真相的(和不了解该症状的)人们认为他们是恶意的。


BPD患者来说,消除公众对她们的污名,也为她们提供了一个消除自己内在污名的机会。

 

 

四、消除公众对BPD的污名化


然而,幸运的是,BPD患者的未来充满希望。研究人员和临床医生正在努力深入了解该疾病及其相关的污名。


在未来几年,BPD和其他人格障碍的概念化方式可能会发生重大变化。一些人认为它不应该再被称为“人格障碍”。将其从人格障碍的观点中移除,可能会帮助其他人将这种情况视为一个人在与之斗争,而不是他们是谁。

 

在公众眼中,美国喜剧演员皮特·戴维森(Pete Davidson)和美国足球运动员布兰登·马歇尔(Brandon Marshall)等著名名人公开讨论了BPD的生活。他们的故事对改善人们的态度特别有用。


在这种背景下,无论您是否认识患有BPD的人,或者您只是支持人们改变对BPD的看法,您也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来消除耻辱感。

 

心理教育可以带来变革。心理教育可以让人们了解彼此的心理状况,加深对BPD症状的理解,改善幸福感和减少BPD症状。心理教育对于减少BPD患者内心的污名而言,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你或你爱的人患有BPD,可以寻求心理教育的帮助。许多心理学专业网站提供了免费资源帮助您获取这些信息。

 

BPD有关的心理教育对临床医生和患者都很有帮助:了解病情能够让临床医生对BPD患者表达更少的厌恶,对康复抱有更多的希望,更愿意治疗BPD患者,对他们有更多的共情和慈悲,更有能力/信心为他们做出适当的诊断并提供帮助。


BPD的污名部分源于误解和对如何治疗该疾病感到不确定。尽管提供心理教育关怀的人不是患者或家属的责任,但是,她们可以在寻求关怀时,从临床医生那里获得BPD的培训知识和医疗态度,并在必要时获取一些和诊断/治疗有关的意见。

 

结语

 

最后,我们都可以保留评判、并寻求理解。BPD患者的行为方式对那些没有BPD的人们来说可能是极端的,难以理解的。我们鼓励读者以这样的方式顾及BPD患者——即,她们那些看似极端的行为并不总是恶意的或旨在伤害他人。认识到她们的这些行为通常是由于无法调节自己情绪斗争之痛苦引起的。

 

联结和归属感是BPD康复中的主要议题,这两个方面都需要理解和非道德判断环境的加持。

 

BPD患者是我们生活圈子中充满活力的重要成员。她们经常遇到的污名,也会给照顾他们的人带来困扰,并进一步加深羞耻感。消除这种污名必须从现在开始——可以从你和你周围的人开始。


Sara Maslandis  |Aeon

mints 编译 | 心理学空间网




— The End —

 

如果你正在被抑郁、焦虑、愤怒、烦躁等情绪所困扰,并想对自己进行探索。你可以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帮助你解决问题,打开心结。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025-84584678/025-86602001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分部地址:南京江东中路奥体名座E座805、806

扫一扫
关注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南京地区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