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人际关系

不敢和人谈钱,是你人生最大的幼稚病

发布时间:2018-4-9 浏览次数:95

01

 

我以前听过某个段子,大意就是:你知道你和王健林最大的差距在哪里吗?

你用信用卡刷了1万块,就恨不得立马把钱还进去。

王健林借了银行1个亿,会想着怎么再借10个亿出来。

段子终归是段子,但回到现实生活本身,我很早就遗憾地发现,自己是一个不具备“商人思维”天赋的人。

而“商人思维”,其实可以通过后天训练养成,但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并没有刻意去做过,这让我错过了很多诱人的机会。

学生时代里,我们被训练得最多的思维方式是“已知、求解、答”,与之适配的考试体系。

可以最省力地为社会分级筛选出来不同等级的人才进行岗位匹配,让“机器”精确运转。

在全体学生都在“提升自己”的一场场考试运动中,越是成绩优异者,越坚定相信努力和金钱回报的正相关性。

而少有人能够或者愿意想到,“赚钱”的本质和“谈钱”的价值。

大家似乎非常相信类似“只要我不断提升自己,成为拔尖人才(具备稀缺性),一定不愁钱”的观点。

甚至,在日常处理个人财务问题时,都相当保守而糟糕。

 

02

 

事实上我个人在学生时代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保持着相当糟糕的财务状态,主要表现在:

1)别人欠了我的钱,我反而不好意思问他要回来,久而久之我自己都给忘了,再想起来的时候,更难开口;

2)羞于找人借钱,更不会组队集资创业,觉得有风险,而且“谈钱伤感情”,所以从没有类似“我们集资一起干一票”的经历;

3)别人借我钱,我一旦拒绝,反而像欠了他人情一样内疚,觉得“没帮上忙,真不好意思”。

后来我和别人交流发现,不止我一个人陷于以上问题的泥淖里。

以上情况,在现实生活中获得类似“你真是个好人”评语越多的人,或者社会经历越浅薄的人,越普遍存在。

所谓“太爱惜自己的羽毛”,说的就是这个,最后导致大家都有一个“豪爽的开头,佛系的结局”。

 

 

03

 

大学时我有个机缘,在几周时间内,连续帮某同学办理多项手续。

他出身浙江某商人家庭,家族几代都从商,他家庭教育背景如何我不得而知。

但我发现,他有个特殊的习惯:每当我办完一个流程跟他确认和沟通的时候,他会立刻回过来一个微信红包。

我最初感觉很不适应,因为在我过去的认知体系里,这是一种典型的“见外”表现。

以及“我帮你这些忙是想交你这个朋友,你这么一搞,是觉得我图你钱?”

我一开始并不收这些红包,全部到时间自动退回了他账号,我打算用这种行动暗示也是明示他:

第一,我帮你忙不是为了钱;

第二,你没必要搞得这么客气。

后来,那个同学干脆不发红包了,直接支付宝转账,还附带留言“哥,辛苦了,买杯星巴克解解渴”。

说是“买杯星巴克”,实际上每次的数额大概能买10杯星巴克。

 

 

04

 

过后我和他谈及我的困惑,我说:“你这么做,太见外,也太违背我从小受到的教育了,我从小都是‘谈钱伤感情’、‘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他笑得很自然,用一种“我跟99个人解释过同样的问题了”的微笑告诉我:他“顺手红包”的行为,不是一种“见外”或者“付出补偿”。

在他从小受到的教育里,这恰恰是从商者“我记得你恩情”的典型表现。

比“改天我请你吃饭(实际上大部分人就这么一客套,从没请过)”,更加即时而靠谱,即:不让帮你的人白干,让别人知道你懂得报恩。

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告诉我,我们没有那么熟,在不熟的情况下,行为不会僭越而随意,“我懂规矩,请您放心”。

我后来仔细想了想,觉得他说得很诱人——至少同等条件下,让我选择生意伙伴,我会优先考虑他。

因为他往往在办事前,就把分红都考虑好了,不会到最后分蛋糕的时候,拿出空头支票一通“望梅止渴”。


 

05

 

所谓“和人谈钱”,是一种日常行为“逆感性”的通俗说法。

这里的“逆感性”不是理性,绝大部分普通人处理“钱”的问题离理性还差得远。

不是让人朝着“锱铢必较”或是当一个“凡有付出,必要求回报”的吝啬鬼的方向去努力,而是强迫自己去思考,作为独立的社会个体,什么样的行为,是应该跳出自己的舒适区,去和金钱挂钩;

以及思考现有能力付出回报比以及可用资源挖掘各该如何,这实在是一种太耗脑细胞的思维方式

天天琢磨这些事情会发现,每一天都不能浪费,否则真的只能“呆着”,安慰自己平淡最美。

你要不试着问自己几个问题:

你现在的状态,付出和收入是否成正比?

如果不是,你是否在损失眼前的收获,押注于未来的时间价值(深造、长线式学习)

如果没有,你是否正在做你喜欢的事情?

如果不是,有没有可以改变现状的途径?

对大部分人来说,这种思考会带来一个非常痛苦的认知转变过程,你试着每天这么问自己几次,时间长了,肯定三观崩塌。

你还会发现,其实自己一直以来都在偷懒,逃避去思考这种现实的问题:

比如股票、基金、理财产品一概不知,

房价、地段、区位一窍不通,

灰色区域充耳不闻也没想着去了解过,

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进行一种简单的冬眠动物囤货式自我提升累积

“努力和回报”的关系,大概是社会营造给单线程思考方式人群的一个“最温暖骗局”。

与其说“努力挥锄头”是在努力,不如说是一种当前时代下,一厢情愿的幻想和“思维偷懒”。

 

 

06

 

今后更加普遍的情况是:“喜欢“谈钱”的人会更有钱”,而纯依靠智力挣钱的人会更辛苦。

我其实能理解,我们大部分人对于“谈钱”的保守和对感情更为看重的原因。

从物资匮乏的时期过来的中国社会,经历过很长时间的“消费错位”:

·         大家都是哥俩好的穷哥们,最幸福的时刻是傍晚各自从家里带来一瓶酒,就着花生米聊人生。

·         街上过年才会看到的奔驰,大部分人不以为意,因为那时候谁也买不起。

中国传统宗族社会体系中,感情和关系,是物质匮乏时代里,维持家族不被恶劣自然条件“团灭”的基础。

在规则不明确的过去,生意人行事讲究一种“混乱的融合”。

在大家都不熟的情况下,通过相互来往,你欠我一点钱,我借你一点钱,我投桃、你报李,最后搞成一锅浆糊。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全部混起来,就代表感情好,后面的事就好做了。

这种“掏浆糊”式经营感情的所谓“潜规则”,在过去颇为广大群众所不齿。

导致大部分人目前为止,还没有对那些站在风口浪尖,进行信息流博弈和资本对抗的群体的思考方式,有足够的重视和尊重,实在可惜。

但随着物质的逐渐发达,“潜规则”慢慢被更清楚的体系取代后,将带来更加精准的智力分工,但是纯粹靠智力进行财富累积的道路,会越来越难。

最典型的就是美国,高校中,最聪明、最善于研究、最会写文章的一群researchers,为了一个教职打的头破血流。

上位之后,还面临着和一堆顶级高智商的人竞争,代价是长期面对电脑的高度近视和颈椎问题。

 

 

07

 

我们的考试体系和行为教育里,从没有教会孩子们怎么去明智而正确地和人“谈钱”,导致从考试体系中脱离后进入社会的精英们,往往还要再经历一次痛苦的“社会常识化”再教育。

比如看着满大街的“奔驰”、“宝马”,再看看自己领的工资,盘算着多久才能买得起;

而早几年毕业先买房“上车”的同学,家里还成了拆迁户,现在过得美滋滋。

这种事情现在实在不胜枚举,类似例子多了解两遍,三观崩塌,我管这个叫“社会常识化再教育”。

是为传统教育体系十几年都没经历过的东西补课,否则到时候发现:

自己在一个无忧无虑、没有金钱风暴的温室里呆了十多年,最后成为了一颗精致的螺丝钉。

看似在深入,实际上就在原地转圈而已。

 

 

如果您还有其他疑问,可以随时咨询晓然的在线心理咨询师或是直接与我们的心理咨询师面对面的交流和沟通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微信公众账号:njxlzx(朋友们-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公众账号-输入“南京心理咨询”)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www.xr169.com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025-84499216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扫一扫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