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专注南京地区心理辅导,是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心理学家及流派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生平

发布时间:2022-11-16 浏览次数:5923

1844 10 15 日上午 10:00 左右出生在位于莱比锡西南农村农田区的德国小镇勒肯贝吕岑 (Röcken bei Lützen)。这一天恰逢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威廉 (Friedrich Wilhelm) 49 岁生日IV,尼采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他负责将尼采的父亲任命为 Röcken 的镇长。尼采的祖父也是路德教会的牧师,他的祖父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路德维希·尼采 (Friedrich August Ludwig Nietzsche) 作为一名新教学者而享有盛誉,他的一本书(1796 年)肯定了“基督教的永恒存在”。



 


尼采 4 岁时,他的父亲卡尔·路德维希·尼采 (1813-1849) 因脑部疾病去世,六个月后,尼采两岁的弟弟约瑟夫也去世了。卡尔·路德维希 (Karl Ludwig) 去世后,剩下的尼采一家住在距离罗肯教堂仅几码远的房子里,该房子是为牧师及其家人保留的。

 

他们搬到附近的 Naumburg an der Saale,尼采(被他的家人称为“弗里茨”)在接下来的八年(4-12)里与他的母亲 Franziska1826-1897 年)、他的祖母 Erdmuthe、他父亲的两个姐妹 Auguste Rosalie 他的妹妹 Therese Elisabeth Alexandra (1846-1935)

 

14 岁到 19 岁,尼采就读于距离 Naumburg 不远的一流寄宿学校 Schulpforta,在那里他为大学学习做准备。在这里,他遇到了终生相识的保罗·德森,他于 1861 年被确认站在尼采身边,后来成为东方学家、哲学史学家,并于 1911 年成为叔本华学会的创始人。

 

Naumburg 的夏天,尼采领导了一个名为“Germania”的小型音乐和文学俱乐部,并通过俱乐部订阅Zeitschrift für Musik 了解了理查德·瓦格纳的音乐。十几岁的尼采还阅读了弗里德里希·荷尔德林和让-保罗·里希特的德国浪漫主义著作,以及大卫·施特劳斯的《批判性地审视耶稣的生平(Das Leben Jesu kritisch bearbeitet1848 年)。

 

Schulpforta 毕业后,尼采于 1864 年作为神学和语言学专业的学生进入波恩大学,但他的兴趣更多地集中在语言学上——一门当时以解释古典和圣经文本为中心的学科。作为一名语言学学生,尼采参加了奥托·雅恩(1813-1869 年)和弗里德里希·威廉·里奇尔(1806-1876 年)的讲座。

 

Jahn 是莫扎特的传记作者,曾在柏林大学师从卡尔·拉赫曼(Karl Lachmann1793-1851 年)——一位语言学家,以研究罗马哲学家卢克莱修和发展文本校对中的谱系学方法而闻名;里奇尔是一位古典学者,其作品以罗马喜剧诗人普劳图斯(公元前 254-184 年)为中心。受里奇尔的启发,1865 年,尼采跟随他来到莱比锡大学——一所靠近尼采家乡瑙姆堡的大学——尼采通过发表关于亚里士多德、泰奥尼斯和西蒙尼德斯的论文迅速建立了自己的学术声誉。

 

在莱比锡,他与语言学同学欧文·罗德 (Erwin Rohde) 建立了亲密的友谊,在后来的岁月里,他经常与他通信。1865 年对尼采来说具有重大意义的是他偶然发现了亚瑟·叔本华的《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1818 年)在当地一家书店。在以后的几年里他将与他进行广泛的通信。

 

当时他 21 岁。叔本华无神论和动荡的世界观,连同他对音乐作为一种艺术形式的最高赞誉,俘获了尼采的想象力,叔本华世界观的“苍白香水”继续渗透到尼采的思想中。

 

成熟的思想仍然是一个学术争论的问题。发现叔本华后,尼采阅读了法兰格新出版的《唯物主义史及其当代意义批判》(1866)——一部从康德对一般形而上学的批判的立场出发对唯物主义形而上学理论进行批判的著作,并以其形而上学思辨是诗意幻觉的表达的观点引起了尼采的兴趣。

 

1867 年,年近 23 岁的尼采按要求服兵役,并被分配到瑙姆堡附近的一个骑术野战炮兵团,在此期间他和母亲一起住在家里。在试图跨上一匹特别不守规矩的马的马鞍时,他胸部严重受伤,胸部伤口无法愈合而被请病假。此后不久,他回到莱比锡大学,并于 1868 11 月在赫尔曼·布罗克豪斯 (Hermann Brockhouse) 的家中会见了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纳 (Richard Wagner)1813-1883 年),赫尔曼·布罗克豪斯是一位东方学家,与瓦格纳的妹妹奥蒂莉 (Ottilie) 结婚。瓦格纳和尼采对叔本华和尼采有着共同的热情——他一直在创作钢琴,从他十几岁开始就喜欢合唱和管弦乐——欣赏瓦格纳的音乐天才和富有魅力的个性。瓦格纳正是尼采父亲的年龄,而且瓦格纳多年前也曾就读于莱比锡大学。尼采与瓦格纳的关系类似家族,有时甚至风雨飘摇,这对尼采影响很深:

 

二十年后,他仍在评估瓦格纳的文化意义。在尼采与瓦格纳初次会面前后的几个月里,里奇尔强烈推荐尼采担任巴塞尔大学古典语言学系的职位。瑞士大学为尼采提供了这个职位,他于 1869 5 月开始在那里任教,当时他已经 24 岁了。

 

巴塞尔,尼采对他在语言学同事中的生活的满意度是有限的,他与历史学家弗朗茨奥弗贝克和雅各布伯克哈特建立了更密切的知识联系,他参加了他们的讲座。尼采还培养了与瓦格纳的友谊,并经常去他位于卢塞恩附近小镇特里布申的瑞士家中拜访他。

 

尼采 1870 8 月至 10 月在普法战争(1870-71 年)期间担任医院服务员时,身体状况一直不佳,出现了进一步的并发症。他目睹了战争的创伤,密切照顾受伤的士兵,感染了白喉和痢疾,随后在他的余生中经历了各种痛苦的健康问题。

 

尼采对叔本华的热情、他对古典语言学的研究、他从瓦格纳那里得到的灵感、他对朗格的阅读,以及他对当代德国文化的失望,都汇集在他的第一本书《悲剧的诞生》 1872 年)中——该书于 1872 年出版当时他 28 岁。瓦格纳 (Wagner) 对这本书赞不绝口,但年轻有为的语言学家乌尔里希·冯·威拉莫维茨-默伦多夫 (Ulrich von Wilamowitz-Möllendorff1848-1931 ) 的尖锐批评反应削弱了这本书在学者中的接受度。

 

1872 年至 1879 年间,尼采继续在瑞士居住,期间他经常到瓦格纳位于德国拜罗伊特的新居(1872 年)拜访瓦格纳。1873 年,尼采遇到了保罗·雷 (Paul Rée),后者在与尼采亲密相处期间撰写了《论道德情感的起源》 (1877 )

 

1876 年,32 岁的尼采向日内瓦一位名叫玛蒂尔德·特拉姆佩达 (Mathilde Trampedach) 的荷兰钢琴学生求婚,但没有成功。在此期间,尼采完成了对当代德国文化的四项系列研究——不合时宜的观察(1873-76 年)——分别关注宗教史学家和文化评论家戴维·施特劳斯关于史学社会价值的问题,以及亚瑟·叔本华和理查德·瓦格纳对新文化标准的启发。

 

在大学生涯接近尾声时,尼采完成了《人性,太人性》(1878 年)——这本书标志着他哲学风格的转折点,也标志着他与瓦格纳友谊的终结,瓦格纳在尼采对“艺术家”的毫不掩饰的描述。尽管对《悲剧的诞生》的评论并不讨人喜欢,尼采在巴塞尔的教授职位上仍然受到尊重,但他的健康状况不佳导致偏头痛、视力问题和呕吐,这使他不得不于 1879 6 月从大学辞职。34

 

1880 年到 1889 1 月崩溃,尼采作为一个“无国籍”人(放弃了他的德国公民身份,也没有获得瑞士公民身份)过着一种流浪的、吉普赛人般的生活,几乎每年都在他母亲在瑙姆堡的房子和法国、瑞士、德国和意大利的各个城市。他的旅行带他穿过地中海海滨城市尼斯(冬季)、瑞士高山村庄锡尔斯玛丽亚(夏季)、莱比锡(他曾在那里上大学)、都灵、热那亚、雷科阿罗、墨西拿、拉帕洛、佛罗伦萨、威尼斯和罗马,一次在任何地方居住的时间从未超过几个月。

 

1882 年访问罗马时,现年 37 岁的尼采遇到了卢·莎乐美 (Lou Salomé),一位在苏黎世学习哲学和神学的 21 岁俄罗斯女性。他很快就爱上了她,并向她求婚。她拒绝了,尼采与她和保罗·雷的友谊的未来似乎因此受到影响。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莎乐美将成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助手,并且会以心理洞察力写作她与尼采的关系。

 

这些游牧岁月是尼采主要作品的时代,其中有《破晓》 (1881)、《快乐科学》 (1882)、《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1883-85)、《超越善恶》 (1886) 和《论道德谱系》 (1887)1888 年是尼采活跃的最后一年,完成了 《瓦格纳案》(1888 5 月至 8 月)、《偶像的黄昏》(1888 8 月至 9 月)、《敌基督者》 (1888 9 月)、 《请看人》(1888 10 月至 11 月)和 尼采反对瓦格纳(1888 12 月)。

 

1889 1 3 日上午44,在都灵期间,尼采经历了一次精神崩溃,使他终生无法康复。在卡洛阿尔贝托广场目睹一匹马被马车夫鞭打后,尼采用双臂搂住马的脖子并倒下,再也没有恢复完全的理智。

 

一些人认为,尼采在学生时代或在普法战争期间担任医院服务员时感染了梅毒(这是巴塞尔和耶拿医生的最初诊断);一些人声称,尼采使用水合氯醛(一种他一直用作镇静剂的药物)恶化了他本已虚弱的神经系统;有人推测尼采 他的崩溃是由于他从父亲那里遗传的脑部疾病;一些人认为精神疾病逐渐使他发疯。尼采失能的确切原因仍不清楚。尼采有一种异常敏感的神经体质并服用了各种各样的药物,这是一个更普遍的事实,有据可查。

 

在他富有创造力的岁月里,尼采努力将他的作品付诸印刷,并且从不怀疑他的书会产生持久的文化影响。他没有活到足够长的时间来体验他的世界历史影响,但他在发现他是 1888 年哥本哈根大学乔治·布兰德斯 (Georg Morris Cohen) 演讲的主题时,瞥见了他日益增长的知识重要性,他与谁通信。

 

然而,尼采的崩溃紧随其后。在巴塞尔短暂住院后,他于 1889 年在耶拿 Binswanger 诊所的疗养院度过,1890 3 月,他的母亲将他带回 Naumburg 的家中,在接下来的七年里他一直在她的照料下生活。1897年他母亲去世后,他的妹妹伊丽莎白——之前从巴拉圭回国,在那里她与她的丈夫伯恩哈德·福斯特一起建立了一个名为“新德国”(“Nueva Germania”)的雅利安反犹太德国殖民地——承担了尼采的福利责任. 为了推广她哥哥的哲学,她在魏玛的一座小山上租了一座大房子,叫做“Silberblick 别墅”,并将尼采和他收集的手稿都搬到了住所。这成为尼采档案馆的新家(以前位于瑙姆堡的家中),伊丽莎白在那里接待了想要观察这位现已丧失行为能力的哲学家的访客。

 

1900825日,年近56的尼采在别墅内逝世,显然是肺炎合并中风。他的遗体随后被运到位于吕岑河畔洛肯 (Röcken bei Lützen) 教堂旁边的家庭墓地,他的母亲和姐姐现在也长眠于此。


作者: mints 编译 转自心理学空间本文只用于分享交流,传播心理知识,如原作者不愿在本平台发布,请联系我们删除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分部地址:南京江东中路奥体名座E座805、806

扫一扫
关注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南京地区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