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心理文章

育儿最大的困难,是父母没有觉察,而孩子无法表达

发布时间:2019-10-22 浏览次数:332

付老师伦敦访学记第三集《让父母成为父母》中,讲到了英国有针对2-3岁孩子及父母的团体,在这个团体中,孩子和父母是怎样得到专业帮助的呢?今天我们接着分享第四集。

八组孩子和父母会组成一个团体,团体中还有治疗师、助理,然后就会在这个团体当中发生很多的事情。他们是有一个团体的中心,中心有阅读角、玩具角,摆了各种各样适合这个年龄段小孩去玩的东西,一部分会还原成像家庭一样,比如小马桶、小洗手台、小厨房,为什么这样?因为这样能够去还原他们在家庭当中的情境,去激发孩子,再由治疗师跟助理去观察这些情景,在需要的时候把一些干预给到孩子们。


不仅是给到孩子,也会给到他们的父母。比如有的妈妈是不太会跟孩子玩游戏的,但是游戏对幼儿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游戏让小孩能够去表达很多无意识当中的一些情绪,比如焦虑、恐惧,还有他们的一些幻想,包括他们的一些冲突,这个冲突是来自于说这些小孩,他们开始走路了,不是只在妈妈的怀里了,他在经历成长,但是他又还没走稳,他还是需要妈妈,所以他在这个时期会有一个独立跟依赖的冲突


当然不仅仅只是冲突,还有很多,比如如厕训练的时候,也会有如厕训练的一些内在相应的冲突在里面。他们在团体的工作当中,会发现有的妈妈其实是很抑制的,不太会跟孩子去玩游戏。但是游戏对一个幼儿来讲非常的重要。因为幼儿在发展过程当中,会有很多复杂的情绪感受,一些体验,一些经验,包括他们那个时期特定的一些冲突在里面,所以他们需要使用游戏的方式来象征化来去表达这些东西。


所以游戏对幼儿的心理发展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有些妈妈自己无法去跟孩子游戏,对,那么在这个团体中,当看到有一些妈妈的在这个部分是很抑制的状态时,治疗师就会去干预,去引导或者是支持妈妈,或是给妈妈一些示范榜样,就让这个妈妈可以跟自己的孩子去游戏起来。有的时候团体很有力量的原因在于,你是他们当中的一个成员,我也是,对吧?然后他也是。虽然你可能不会游戏,但是你来了之后,会发现这么多的妈妈都会游戏,原来游戏还可以这么玩。


你看的过程当中,其实就有新的东西进入到你了。然后你就会被激发一些东西出来,就可以尝试去做一点事情出来,所以这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空间。一方面是团体他能够去支持这样的母亲,或者这样的父亲去做一些新的尝试、调试,同时治疗师也会去做干预,然后可能治疗师会去替代孩子去跟妈妈讲一些话。比如说有一些妈妈,她们可能对自己跟孩子的互动,他们完全是没有意识到的,没有觉察的,他们对此是没有反应的,就是习惯性去做。


比如说像有的孩子跟妈妈在一起的时候,这个妈妈会非常的兴奋,一直要去逗孩子,弄孩子,她不能够让孩子安静下来,没办法去耐受孩子安静待着。她就一直很兴奋,然后让孩子持续在高水平的一个唤醒的过程当中,但这个对孩子来讲其实是过强的刺激,而且这个过度刺激是来自于妈妈,孩子会无所适从,他会疲惫。但是妈妈可能就没有意识,而孩子一般不会去表达,学步期的孩子,即便他会说话,也很难去表达,说你这样子,我觉得不舒服,我太疲惫,或者是我不喜欢你这样子,小孩没办法去表达。


但是治疗师能够看得到,能够去感受到一些东西,然后他就可以去替代孩子跟妈妈去讲,比如说他会模仿孩子的语气跟妈妈说,你一直这样子,我觉得很累,我想休息一会儿,我想安静一下,或者我想独自待一下,我想让你离我远一点点。治疗师,他可以以孩子的这样一个口气跟妈妈说,这个妈妈就会听到这些信息,因为在以前,孩子没有告诉她这个信息,也没有任何人告诉她这个信息,但是此时此刻有一个成年人站在她的孩子位置上面,以一个孩子的方式去反馈她,她这样做带给孩子的感受是什么?这个妈妈就可以去调整。所以这个干预是非常有意思,他们会有各种各样的干预。


其实我虽然没有直接对这样的父母跟儿童做过这种工作,但是我个人生活的圈子里面其实是有很好的朋友,他们都有小孩,这些小孩经常在一起玩,我经常就是一个主动积极主动的观察者,我就会观察这些,如果我看到有一些互动,我也会加入进去。不是说我在工作,我也不觉得自己是在工作。只是因为大家关系非常近,那些孩子跟我很近,我有的时候就会带入,比如说我看到一些部分,我觉得可能孩子的感受是这样的,但是那个妈妈也就是我朋友可能她是不知道的,不是她不愿意做事,她仅仅是不知道,没有人跟她讲,我可能就会过去,以孩子的一个方式去跟这个妈妈表达。


包括对小马,我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子。有的时候小马跟他的爷爷奶奶,就是我的父亲母亲在一起,因为我跟我的父亲母亲在一起过,我是有很多作为他们的孩子的一些体验的,我是体验得到的。然后有的时候我的父母,用他们很个人化的方式在对待小孩。小马在他在刚刚学说话的时候,他其实是没有办法去表达很清楚的,我就会告诉他,说你可以跟爷爷说,说不可以。我觉得那个时候他还不会说话,刚刚开始蹦字,两个字三个字。


他最开始学会的就是不可以,不可以三个字。有段时间,他就跟很多人说,跟他爷爷奶奶,还有他爸爸、妈妈等等一些人,还有小朋友,他就会说 不可以。他有很多的用词,我后来发现不是在他学说话的时候学会的,是在他还不会说话的时候他听会的,他听到了,因为他在他不会说话的时候,我就跟他讲,你可以说不可以、不行、不喜欢这些。然后这个词就进入到他了,等他一开口讲话的时候,我就发现有一些词之前跟他讲过,他都储存起来了,他后来在同样的情境时,他就会用。


这个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就觉得其实有一些家庭可能真的如果有这样的一个意识,有机会就这一类的东西进入的话,肯定是非常有帮助的。在英国他们做这样的工作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他们非常的有经验,也获得了政府的很多的支持。基本上就是政府在支持他们做这个事情。因为来寻求帮助的这些家庭通常都是一些遇到困难的家庭。


今天讲课的老师,他每个星期会去一个托儿所两天,在托儿所里面做这个事情。她去的托儿所是全英国最穷的地方,是枪支暴力聚集的地方,她在那个地方一周会工作两天,所以政府在这个地方给的支持是很多的。我们国家可能还很远,但是我觉得还是很有希望的,不管我们是不是可以去获得一些支持,但是我们可以去试试看。如果我们去做这个工作的话,有没有可能走出第一步,然后去做一个类似的儿童中心,然后我们也可以去为这些有需要的家庭,还有父母去工作。 

作者:UM心理 曾奇峰工作室 

        文内容图片来自网络,文章只提供学习参考。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四、日 9:00-17:00
     每周二、五、六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扫一扫
关注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南京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