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精神分析

你做的,是心理治疗吗?

发布时间:2018-5-20 浏览次数:966

本文翻译自R. Horacio Etchegoyen

《Fundamentals of Psychoanalytic technique》


精神分析是心理治疗的一个特殊形式,它最早是在19世纪的法国开始成为一门科学学科,当时暗示说的两大学派正在发展,一个是以李厄保(Liebeault)和伯恩海姆(Bernheim)为代表的南锡学派,另一学派在拉萨尔帕蒂里尔,以让-马丁·沙可(Jean-Martin Charcot)为代表。

 

通过我刚才所说,加上我并不想回顾其历史,我已经把心理治疗定位于是从19世纪的催眠中诞生的。虽然这一说法值得商榷,但是我们将看到这个说法也有其重要的支撑点。


人们常说心理治疗是一种古老的艺术,是一门新的科学,这是有充分理由的,我写在19世纪后半期的内容就是心理治疗作为新科学的部分。另一方面,就心理治疗的艺术性而言,从希波克拉底到文艺复兴,(心理治疗)有着杰出而古老的前身。


韦斯(Vives,1492-1540),帕拉塞尔苏斯(Paracelsus,1493-1541)和阿格里帕(Agrippa,1486-1535)发起一场伟大的革新,以约翰·威尔(Johann Weyer,1515-1588)为顶峰。根据齐布尔格(Zilboorg)和亨利(Henry)的记载(1941),这些伟大的思想家同时也是早期一次精神病学革命的发起人,他们给精神疾病的起因赋予了一个正常的解释,却没有提供具体的心理治疗手段。


福瑞达·弗洛姆-赖克曼(Frieda Fromm-Reichmann,1950)将帕拉塞尔苏斯视为心理治疗之父,同时她说这是基于常识和对人性的理解。但如果是这样,我们就要面对历史进程中一个孤立的事实,正因为此,我更愿意将帕拉塞尔苏斯归入科学性心理治疗的先驱,而不是创造者。按照福瑞达·弗洛姆-赖克曼的理由,我们可以把韦斯、阿格里帕和威尔视为心理治疗之父(们)。

 

直到三个世纪之后,这些革新者才有了后继人,事实上,那些来自法国大革命的伟大精神病学家被发现于心理治疗初露端倪的时期。其中的主要人物是皮内尔(Pinel),尽管梅斯默(Messmer)也在其中,但却是在另一个范畴:他们是先驱,但还不是心理治疗师


 

皮内尔在18世纪末开展了英勇的医院改革,他提出了以人为本,这一观点不乏庄重理性,又在治疗病人方面具有巨大的治疗价值。他杰出的弟子埃斯基罗尔(Esquirol,1772-1840)接着创造了一种常规的、系统的治疗,其中混合了不同的环境和心理因素,这个后来成为我们熟知的“道德治疗”。

 

皮内尔和埃斯基罗尔的道德治疗,很久之前曾被克劳迪奥·伯曼(Claudio Bermann)在《心理辅导》[科尔多瓦] (1962)上批判性地研究过,至今依然保持着它的重要性和新鲜度。道德治疗是保护并提高病人——尤其是住院病人士气的非物质措施的总和,从而避免了严重的医源性创造的制度环境。不过,由于其非个人的和匿名的特点,道德治疗还不是心理治疗,它属于另一类工具。


 

麦斯麦(Mesmer,1734-1815)的大胆构想得到了迅速传播,1840年前后詹姆士·布莱德(James Braid)所做的工作更是起了促进作用。当李厄保(1823-1904)把他简陋的乡下咨询室变成世界上最重要的催眠调查中心时,这项来自20年前英国一名外科医生布莱德并得到他支持的新技术就被用做调查与援助的工具了。


李厄保一度用它来展示“士气在身体上产生的影响”,并用以治愈病人。齐布尔格和亨利在我们刚才引用的著作中谈到了李厄保所做工作的重要性,因此南锡学派毫无疑问可以作为心理治疗的开端。

 

我们接受这个说法,不过有一个附带条件。李厄保开创的催眠治疗是个人的和直接的,并指向患者;但它要成为心理治疗的话,仍然缺乏一些东西:因为病人是在完全被动的态度下,接受了医生治疗的影响。从最苛刻的角度来看,李厄保的治疗是个人的,但不是人与人之间的。

 

当希波莱特·伯恩海姆(Hyppolyte Bernheim,1837-1919)在南锡学派的研究之后,开始越来越强调暗示是催眠效果的来源,是在医患互动中显现出的人类行为的驱动力,而这在我看来,是心理治疗的一个定义特征。在他的“新研究”中,伯恩海姆认为他自身在癔症、暗示和心理治疗上是发挥作用的。

 

不久之后,巴黎的珍妮特(Janet)以及维也纳的布洛伊尔(Breuer)和弗洛伊德(Freud)的著作使人际关系变得可见,于是心理治疗的第一个旋律便诞生了。正如我们即将看到的那样,伴随着精神分析的引入,使精神分析走向科学的高度,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1856-1939)功不可没。从那一刻起,心理治疗将成为在科学性人格理论的支持下、人际关系的框架内,指向内心的一种治疗。


我们来总结一下心理治疗在其历史发展过程中的特点。运用其方法,心理治疗到达内心的唯一可行性路径是:沟通。心理治疗的沟通工具是词语,或者更好的是,言语和言语之前的语言——“药物”和信息的双管齐下;其框架是人际间的医患关系。最后,心理治疗的目标是治愈,任何不含这一目的的沟通过程(教学,灌输,演讲)都永远无法成为心理治疗。

 

作为暗示和催眠的科学性方法,心理治疗逐渐把它们推向发展的顶峰,这时开始的一场新调查,将导致心理治疗的理论和实践中一场哥白尼式的革命。在1880年前后,约瑟夫·布洛伊尔(Joseph Breuer,1842-1925)对安娜·欧这位载入史册的病人使用催眠技术时,发现他自己在从事着一种形式完全不同的心理治疗。(斯特雷奇(Strachey)告诉我们,安娜·欧的治疗从1880年持续到1882年,见他对“弗洛伊德和布洛伊尔关于癔症的研究”的介绍。)


本文内容图片来自网络,文章只提供学习参考。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如果您有任何困扰,可以随时咨询晓然的在线心理咨询师或直接与我们的心理咨询师面对面的交流和沟通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微信公众账号:njxlzx(朋友们-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公众账号-输入“南京心理咨询”)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www.xr169.com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扫一扫
关注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南京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