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婚姻与情感

要激情还是要安全感

发布时间:2012-6-9 浏览次数:2030

作者  武志红

我有一个配偶,我对他(她)很不满,他(她)太一般了,而我还有一个情人,他(她)真的很出色,我们很相爱,我很想和配偶离婚,和情人去过美满幸福的生活,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我没有选择离婚。

经常有人对我讲类似这种故事。最初的时候,我也有些纳闷,是啊,真的看起来他们的配偶很一般,而情人很出色,但怎么就是不能离婚而去过幸福美好的生活呢?难道真的就是因为他们所说的那些原因吗,譬如道德、父母、孩子、不想伤害配偶或其他稀奇古怪的理由?

最近,对这一现象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因为我一个朋友给我讲了他另一个故事,看起来似乎不相干的故事:

大学毕业以来,我一直做一个工作,而我从一开始就有兼职,到现在已经兼职多次了,兼职工作五花八门,但都比我的本职工作多姿多彩,而且挣钱都多很多,但我就是从没动过辞去本职工作的想法。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这个朋友说,因为另一个朋友一句话的点拨,他一下子明白,本职工作对他而言有非凡的意义。

那个朋友对他说,是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发现你不管兼职多出色,但你的心一直将本职工作当作第一位,好像本职工作是你的支柱似的。

那一瞬间,他被击中了,也突然明白了本职工作对他的意义——安全感

他说,因为小时候多次和父母分离,他要经常去姥姥家或奶奶家去住,姥姥姥爷和奶奶爷爷以及其他亲人对他都不错,但这种经历让他总是担心会被父母抛弃,令他心中一直有一个黑洞,严重缺乏安全感。

他的本职工作类似于大锅饭,收入的确不高,但很稳定,这种稳定是他小时候缺乏的,也是他从小就渴望的。至于兼职工作,他虽然都干得很起劲,每次都会创造大大小小的奇迹,令同事和领导赞不绝口,但他对兼职工作从来都缺乏忠诚,他经常会因为很小的理由就辞去了本来已做得极好的兼职工作,无论单位用多么好的条件挽留都不能改变他的态度。

对此,他分析说,兼职工作令他的生命多了很多激情,而本职工作令他有了安全感。激情重要还是安全感重要呢?至少一直到现在,他深深地明白,安全感在他心中一直是排第一位的。

他的这番描述,令我想起了我们都会经历的一个阶段。当我们还是蹒跚学步的婴儿时,我们不管多么投入地探索世界,身边必须有一个大人,而且最好是妈妈,我们会偶尔回过头来看妈妈一眼,只要妈妈在那儿,我们就会继续投入地去玩耍。

如果只看表面,旁观者可能会觉得,这个妈妈对小孩子并不重要,甚至小孩子也可能会这样想。

但是,假若小孩子一回头,发现妈妈已不在他身边,那么他很容易立即会嚎啕大哭,哭着喊妈妈

对于我这个朋友而言,精彩的兼职工作就像玩耍,就像探索世界,而本职工作就像是妈妈。

前面提到的那些老套的爱情故事,也有同样的模式。那个乏味的配偶,就像是妈妈,而一场有感觉的婚外情,就像是玩耍或探索世界,真正驱动它的,也许最重要的动力是好奇。尽管可以爱得看上去死去活来,但其实质或许就像小时候玩过家家一样,只是一场游戏。

并且,远为有趣的一点是,如果你有机会,去接触那个乏味的配偶,你可能会惊讶地发现,他并不乏味,甚至在你看来有趣极了,可在当事人看来,他的配偶就是那样乏善可陈。

真正的奥秘也许是,当事人创造了一个事实——他将本来精采绝伦的配偶变成了一个在婚姻中乏味的人。甚至,他可能是在想象中创造了一个事实——他的配偶仍然是精采绝伦,但他对那些事实视而不见,他只能看到乏味的配偶。地探索世界,身边必须有一个大人,而且最好是妈妈,我们会偶尔回过头来看妈妈一眼,只要妈妈在那儿,我们就会继续投入地去玩耍。

如果只看表面,旁观者可能会觉得,这个妈妈对小孩子并不重要,甚至小孩子也可能会这样想。 但是,假若小孩子一回头,发现妈妈已不在他身边,那么他很容易立即会嚎啕大哭,哭着喊妈妈。 对于我这个朋友而言,精彩的兼职工作就像玩耍,就像探索世界,而本职工作就像是妈妈。 前面提到的那些老套的爱情故事,也有同样的模式。那个乏味的配偶,就像是妈妈,而一场有感觉的婚外情,就像是玩耍或探索世界,真正驱动它的,也许最重要的动力是好奇。尽管可以爱得看上去死去活来,但其实质或许就像小时候玩过家家一样,只是一场游戏。 并且,远为有趣的一点是,如果你有机会,去接触那个乏味的配偶,你可能会惊讶地发现,他并不乏味,甚至在你看来有趣极了,可在当事人看来,他的配偶就是那样乏善可陈。

真正的奥秘也许是,当事人创造了一个事实——他将本来精采绝伦的配偶变成了一个在婚姻中乏味的人。甚至,他可能是在想象中创造了一个事实——他的配偶仍然是精采绝伦,但他对那些事实视而不见,他只能看到乏味的配偶。

出现这种局面,我想,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无数人极其缺乏安全感,为了拥有至少有一个人绝不会离我而去的这种安全感,我们甘愿将那个最重要的人——配偶——变成一个乏味的人,那就意味着他没有别人要了,或者至少我可以将他视为一个乏味的人,那我就会觉得,这个没有人要的无聊家伙,怎么可能会离我而去。 

这两种情形都很常见。我见到太多这样的故事——丈夫或妻子将他们的配偶努力变成了一个乏味的、没有人际交往的人。 譬如男人可能会鼓励妻子,吃胖点吧,你胖胖的样子真好看,而妻子本来已胖得出奇了。其中隐藏的含义就是,妻子难看一点,离性感远一点,其他男人对他兴趣就越少,我就越安全。 妻子也可能在收到丈夫这种信号后,自动朝这个方向转变。我认识多个美女朋友,她们在确立关系或结婚后,本来亭亭玉立的她们,开始缩肩弯腰,为了不给她们的丈夫制造压力,或减少他们的不安。 妻子可能也会玩同样的改造游

出现这种局面,我想,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无数人极其缺乏安全感,为了拥有至少有一个人绝不会离我而去的这种安全感,我们甘愿将那个最重要的人——配偶——变成一个乏味的人,那就意味着他没有别人要了,或者至少我可以将他视为一个乏味的人,那我就会觉得,这个没有人要的无聊家伙,怎么可能会离我而去。

这两种情形都很常见。我见到太多这样的故事——丈夫或妻子将他们的配偶努力变成了一个乏味的、没有人际交往的人。

譬如男人可能会鼓励妻子,吃胖点吧,你胖胖的样子真好看,而妻子本来已胖得出奇了。其中隐藏的含义就是,妻子难看一点,离性感远一点,其他男人对他兴趣就越少,我就越安全。戏,而中国的男人们似乎也很容易在结婚后变得不修边幅。 至于将配偶想象成一个乏味的人,这种游戏我也见了很多。譬如,一个家庭中,父亲是顶梁柱,是很大公司的董事长,但母亲和孩子们都认为父亲实在乏善可陈。然而,当孩子们走出家门,通过其他人的视角看父亲时,才发现父亲在他们眼里是何等精彩。最后他们明白,将父亲视为一个乏味的人,是没有安全感的妈妈玩的一个心理游戏。 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说,生理需要和安全需要得到满足后,归属需要、自尊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才能充分展现,以上这些故事,的确符合马斯洛这个道理。 只是,和生理需要不同,安全需要常常是一个幻觉。我那个朋友,当他明白本职工作对他的心理意义之后,他第一次有了辞职的念头,他想,或许他也可以在一个更为有趣的岗位上同时找到安全感和激情。我则对他说,家庭本身就可以像妈妈一样具有安全感,假若他和妻子的关系更和谐,那么家本身就可以满足他的安全需要,之后工作就可以更可能是满足探索世界的激情需要了。 至于乏味的配偶,我深信,只要两个人用心相处,那么慢慢会明白,没有哪个人真的就是乏味的,每个人都很精彩。

妻子也可能在收到丈夫这种信号后,自动朝这个方向转变。我认识多个美女朋友,她们在确立关系或结婚后,本来亭亭玉立的她们,开始缩肩弯腰,为了不给她们的丈夫制造压力,或减少他们的不安。

妻子可能也会玩同样的改造游戏,而中国的男人们似乎也很容易在结婚后变得不修边幅。

至于将配偶想象成一个乏味的人,这种游戏我也见了很多。譬如,一个家庭中,父亲是顶梁柱,是很大公司的董事长,但母亲和孩子们都认为父亲实在乏善可陈。然而,当孩子们走出家门,通过其他人的视角看父亲时,才发现父亲在他们眼里是何等精彩。最后他们明白,将父亲视为一个乏味的人,是没有安全感的妈妈玩的一个心理游戏。地探索世界,身边必须有一个大人,而且最好是妈妈,我们会偶尔回过头来看妈妈一眼,只要妈妈在那儿,我们就会继续投入地去玩耍。 如果只看表面,旁观者可能会觉得,这个妈妈对小孩子并不重要,甚至小孩子也可能会这样想。 但是,假若小孩子一回头,发现妈妈已不在他身边,那么他很容易立即会嚎啕大哭,哭着喊妈妈。 对于我这个朋友而言,精彩的兼职工作就像玩耍,就像探索世界,而本职工作就像是妈妈。 前面提到的那些老套的爱情故事,也有同样的模式。那个乏味的配偶,就像是妈妈,而一场有感觉的婚外情,就像是玩耍或探索世界,真正驱动它的,也许最重要的动力是好奇。尽管可以爱得看上去死去活来,但其实质或许就像小时候玩过家家一样,只是一场游戏。 并且,远为有趣的一点是,如果你有机会,去接触那个乏味的配偶,你可能会惊讶地发现,他并不乏味,甚至在你看来有趣极了,可在当事人看来,他的配偶就是那样乏善可陈。 真正的奥秘也许是,当事人创造了一个事实——他将本来精采绝伦的配偶变成了一个在婚姻中乏味的人。甚至,他可能是在想象中创造了一个事实——他的配偶仍然是精采绝伦,但他对那些事实视而不见,他只能看到乏味的配偶。 出现这种局面,我想,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无数人极其缺乏安全感,为了拥有至少有一个人绝不会离我而去的这种安全感,我们甘愿将那个最重要的人——配偶——变成一个乏味的人,那就意味着他没有别人要了,或者至少我可以将他视为一个乏味的人,那我就会觉得,这个没有人要的无聊家伙,怎么可能会离我而去。 这两种情形都很常见。我见到太多这样的故事——丈夫或妻子将他们的配偶努力变成了一个乏味的、没有人际交往的人。 譬如男人可能会鼓励妻子,吃胖点吧,你胖胖的样子真好看,而妻子本来已胖得出奇了。其中隐藏的含义就是,妻子难看一点,离性感远一点,其他男人对他兴趣就越少,我就越安全。 妻子也可能在收到丈夫这种信号后,自动朝这个方向转变。我认识多个美女朋友,她们在确立关系或结婚后,本来亭亭玉立的她们,开始缩肩弯腰,为了不给她们的丈夫制造压力,或减少他们的不安。 妻子可能也会玩同样的改造游

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说,生理需要和安全需要得到满足后,归属需要、自尊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才能充分展现,以上这些故事,的确符合马斯洛这个道理。

只是,和生理需要不同,安全需要常常是一个幻觉。我那个朋友,当他明白本职工作对他的心理意义之后,他第一次有了辞职的念头,他想,或许他也可以在一个更为有趣的岗位上同时找到安全感和激情。我则对他说,家庭本身就可以像妈妈一样具有安全感,假若他和妻子的关系更和谐,那么家本身就可以满足他的安全需要,之后工作就可以更可能是满足探索世界的激情需要了。

至于乏味的配偶,我深信,只要两个人用心相处,那么慢慢会明白,没有哪个人真的就是乏味的,每个人都很精彩



如果您有任何困扰,可以随时咨询晓然的在线心理咨询师或直接与我们的心理咨询师面对面的交流和沟通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微信公众账号:njxlzx(朋友们-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公众账号-输入“南京心理咨询”)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www.xr169.com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扫一扫
关注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南京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