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案例分析

如何面对来访者的“负移情”?

发布时间:2017-12-16 浏览次数:680

一个闷热的下午,安洁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直接来访。一年多来,她沉溺于离婚的阴影和童年的痛苦经历之中无法自拔,也无心工作,靠低保和父母接济生活。虽然迫切希望自己能够忘记过去、快乐生活,也多次辗转于各医院的心理门诊,但她的问题却始终得不到解决。


  一坐下,安洁就非常激动地向我讲述了她受到的伤害:小时候在父母的“战争”中度过,还经常遭到他们的苛责、打骂;工作后始终遭受不公平待遇;前夫的暴力让她的心身伤痕累累;现在又常和父母闹得不可开交。


  在她的讲述中,我发现已经30多岁的安洁在心理和行为上都显得很不成熟。结婚前依赖父母,结婚后依赖丈夫,离婚后因为没有了可以依赖的对象,所以她始终在用合理化的痛苦逃避责任和压力。而且随着咨询的深入,安洁表现出明显的阻抗——只是不停地向我倾诉痛苦和不满,似乎并不像她说的那样急于解决问题。


  为了促进安洁思考,咨询结束时我留给她一个问题:“我想你可能还需要些时间准备,是要自己承担起生活的责任,真的面对和解决这个问题,还是选择继续以现在的方式生活?”就这样,我们的谈话在安洁的沉思中结束了。


愤怒的来访者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我就接到了她的电话。电话里的她,听起来非常愤怒:“你是什么心理医生!我做了心理咨询,心情不但没有好起来,反而更糟糕了!你为什么一点儿都不同情我……”


  说实话,接到电话的那一刻,我有点儿懵。做心理咨询工作以来,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安洁的语速非常快,我几乎没有解释的机会。我作了个深呼吸,让自己尽量保持镇静。可是,听着听着,安洁的话也越来越熟悉,那些话语,不正是她在咨询时的不断抱怨吗?她仍然十分坚定地认为,那些伤害过她的人——父母、前夫等等应该为她的现状负责,而不是她自己。


  十几分钟后,安洁的情绪终于平静了一些,她说“我找你做心理咨询,可你反倒让我更难受。我心里不痛快就一定要说出来,不然会受不了的!”


  “现在感觉好些了吗?”我问安洁。


  “好多了!”她的语气,像极了一个孩子,把自己的愤怒痛快地发泄在了父母身上,丝毫不觉得自己在伤害对方。


  我尽力用平静的语气对安洁说:“我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也相信你并不是想要故意伤害我,你只是希望我对你的情绪负责,但你这样说我也会感到不舒服。而且你的经历也表明,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为你的生活负责,你说呢?”我们的谈话又一次在安洁的沉思中结束了。


她为什么会对我产生“负移情”?


  尽管觉察到安洁对我产生了负移情——我扰动了她的内心,她想依赖我、希望我为她负责的愿望没有实现,但有一种感觉告诉我,负移情的背后,还有我没有洞察到的原因。


  负移情通常是来访者感觉到咨询师像自己不喜欢的某个人,把对某人的感情投射到咨询师身上,从而产生消极的情绪体验。那么,在我身上,是什么让安洁愤怒?


  回顾了咨询的整个过程,反思和分析了自己的表现,我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其实,安洁并不是不清楚该作怎样的选择,而是她在潜意识里已经作出了选择,她是用这种孩童式的行为模式来逃避责任和压力。因为无法再变回一个孩子,她需要让自己变成一个“受害者”,“理所当然”地因为心理问题而无法工作,必须依赖别人生活。一个已经成年的人依赖别人、逃避责任、用孩子式的方式生活,这样的选择不管是安洁本人,还是她身边的其他人,都是无法接纳的,是被视为不正确、不允许的。这让安洁的内心充满矛盾,而她身边所有的人恰恰都在做同样的事——逼迫她放弃这个“不正确”的选择,这无形中又加剧了她的内心冲突。所以她才要一再表现出急切地想解决问题的虚假表象,来让自己内心平衡,并以此向周围人证明:“不是我不想独立地生活,而是因为我的心理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一个有心理问题、如此痛苦的人怎么可能像你们那样工作、生活?”她希望通过心理咨询实现的,是自己的选择能够被接纳和支持,内心得到暂时的平静。


  与其说安洁一直在解决问题,不如说她一直都在制造问题,而我们价值观念里根深蒂固“维护正确”的信念,无疑助长了她的心理问题。


  在咨询过程中,虽然我看似是站在一个中立的立场上引导她思考和作出选择,但实际上从一开始,我就已经有了“应该引导她像我们一样积极生活”的“正确”想法,所以,我的言谈举止一定会传达出这样的信息:安洁,你需要承担责任和压力,像个成年人那样积极地生活!这不正是安洁身边的人都在做的事吗?只不过我的方式比他们的委婉一些罢了。正是安洁对我产生负移情、充满愤怒的真正原因。


保持中立,不为“正确”服务


  通过这件事,我突然有了一种顿悟,我以及我身边的绝大多数人,经常在用一种“正确”的方式,努力去达到一个“正确”的结果。对于安洁,我认为引导她像我们一样积极地生活才是“正确”的做法。如果让我接纳她的“不正确”选择,我会感到焦虑和恐慌。之所以这样,是我的价值观念里对“不正确”的排斥,以及潜意识里对它的恐惧。


  虽然我不能像安洁期望的那样一味地同情她、支持她的选择,但如果我不被“正确”所束缚,真正接纳她的选择,并引领她也接纳自己的选择,化解内心冲突,一定会为安洁提供一个自我成长的契机,给她的生活带来积极的变化。


  作为心理咨询师,我们都很清楚价值中立的原则,但在咨询过程中要做到真正意义上的价值中立,实际上很难。因为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已经被种下了无数并不中立的价值观念,这些已有的观念会在潜意识中影响我们的行为和对事物的判断。在心理咨询的过程中,它们会干扰我们对问题的判断以及与来访者的互动。这些价值观念,是需要我们在咨询实践和自我成长的过程中不断觉察、转化的。


  我很庆幸自己遇到了安洁,正因为她的不成熟和依赖,让她没有像其他来访者那样顾虑我的“面子”,让我在她这面镜子里清晰地照见了自己。这个过程虽然很痛,但经过安洁的打磨,我这面镜子将变得更光滑、清晰一些,我的心理咨询师之路也将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如果您有任何困扰,可以随时咨询晓然的在线心理咨询师或直接与我们的心理咨询师面对面的交流和沟通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微信公众账号:njxlzx(朋友们-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公众账号-输入“南京心理咨询”)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www.xr169.com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025-84499216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扫一扫
关注微信